Monday, February 22, 2021

阙上心头185-涨价!

 阙上心头185-涨价!

新年还没过完,我前往常去的超市一看,许多物品已经酝酿着起价。不过话说回来,我原本不是来逛超市的,而是前去里面的邮政局买汇票。由于常来这家邮局买汇票(Money Order),其职员已经和我很熟,见了面不免打招呼贺个喜,她也顺便问我为何近来没有买汇票。这提醒了我,自2021年开始,我还是第一次来邮政局购买附加股的汇票。由于新常态的关系,一些公司已经采用电子付款的方式,省了我们跑邮局或银行买汇票、支票的功夫。

不过,还是有很多公司不能与时俱进,例如目前这家就是。我可以认购的附加股份额才几令吉,心想还是买邮局的邮政汇票算了。邮政汇票(POSTAL ORDER)是一种介于1令吉至100令吉的汇票,佣金根据数额而定(介于10仙至1.20令吉),适合小数目的汇款。自从银行支票费用起至5-6令吉以后,邮政汇票不失为一种低消费的选择。如果汇款数额介于200令吉至1万令吉的话,那么每张费用2令吉的汇票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

但是,这次不一样了。邮局的小姐职员告诉我,自从今年一月一日开始,邮政汇票和汇票的费用全面调整,前者一律是每张3.90令吉,后者是5.90令吉。哗!看来没有便宜的东西了。职员继续安慰说:“有什么办法呢?全部东西都起价了,这个佣金费用已经几十年没有起了。现在才起不过分呀。”

过分不过分的感觉是见仁见智的,不过这种价格调整最多和市场同步,显示邮政局被多元重工业私有化后,面对的成本压力。邮政局还声称之后将淘汰邮政汇票,更显得在电子服务世界里,这种服务的无利可图。

近年来邮政局一直在做价格调整,一些快邮服务从大约3令吉调高到4-5令吉,普通信件的邮费从50仙调至60-70仙,商业信件更是起了100%,部分原因是人民的生活转型到更电子化,信件使用相对的减少,导致公司无法做到大“经济规模”的节省。同时许多快递公司的崛起,也抢去邮局不少生意。像邮政汇票和汇票这种低利润又需要高素质服务的产品,被淘汰是迟早的事。

作为普通百姓,我们接受调整价钱以应付成本上涨的安排,但是我们认为如果价格调整以后,服务水准还是一样,甚至更糟,这是不合理的。所以,希望邮政局的服务将会逐步改善,跟上时代的要求。见微知著,从邮政服务到超市,许多商品正在酝酿新年后涨价。但是,如果不计后果乱涨价,加上一出门少不了的交通费、泊车费等等,以及冠病的威胁,人民的消费形式将更趋向在家网购,货比三家或者在网上查询了才出外采购的情形越来越普遍。这样一来,大型超市如果控制不了成本,未来恐怕会成为这时代的恐龙,无法生存。

Wednesday, February 10, 2021

阙上心头184-“牛”转乾坤

 阙上心头184-牛”转乾坤

新年将近,基于MCO之故不能随意出门,许多人除了留在家里大扫除之外,也只能出外采购些年货,一些游子更是因不能跨州而无法回乡,唯有和乡下的亲人通过电话来一叙相思。笔者近来颇多浏览网站,寻找一些去年影视剧(或书籍)的遗珠,以在新年间观赏。如今线上视频观赏影剧太方便了,而且免费观赏的网站多得是,不像书本那样必须网购才可获得,而现代又出了名不爱看书,因此,闲空在家里观赏影视剧往往取代了读书这个有“气质”的嗜好。

岁末回顾,去年犯了很多错失,突发奇想,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最想做的是什么?大家都知道,一些事情做错了可以重新再来,唯有时间,错过了是永远不能回头的。这也是为什么许多科学家前仆后继,穷其一生研究这个反物理作用,希望能够找出时光倒流的方法。而小说和影视,也很喜欢以穿越时光为主题,同时吸引了许多幻想可以回到过去的读者和观众,百看不倦。

刚刚看了一个关于时光倒流的韩剧《365—逆转命运的一年》,堪称一部玩转时间的烧脑神剧,各位如果新年没有事做的话,不妨观赏。现实生活中,这固然是妄想,但是如果能回到过去,不是很好吗?举例来说,如果回到过去,一年的记忆犹存,我们可以强记一些开彩号码,乘机赚大钱;或者,甚至可以避开本来危害自己的大难,安然无事,很神奇吧?

这部剧的奇妙之处在于每个获得回到过去一年的角色都有他/她最想要做(对)的事情,但是,基于过去命运之不可改变,一经变动以后,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重新做对了一件事,却可能引发了一连串的坏事,到最后,当大家发现改变命运换来的后果,可能都后悔坐上了这部时光机。

长话短说,撇开不合逻辑的时光倒流不说,撰写穿越的故事很容易产生犯驳的情节。还好这部电视剧从头到尾都能补坑到位,把问题做出合情理的解答。到最后,也让故事美好落幕,坏人束手就擒,是一部惩恶扬善的正面作品。世间太多不合情理的事情了,既然是超现实视剧,也感谢超现实的让观众留下一个美好的思考空间,而非在现实受了气,在看戏的轻松时刻还要非常压抑!

念头一转,我忆及今年一月一日阅读冯以量先生之《如果只有一年可活》。这篇文章无关穿越,但是和前者(如果)回到过去一年重新活过,冯先生说的是(如果)剩下一年好活,我们要怎么过,大有异曲同工之意。冯生说:“生命只有两件事,一是可掌控;另一是不可掌控。”也许我们以为过去的一切自己都经历了,属于可以掌控;而未来无常,属于不可掌控,告诉你,这未必是对的。唯有经过大变故,才体会到生命的有限和无常。

现实中我们不能回到过去改变错误,所以我们应该珍惜当下,努力把今日活得比昨日更好,规划明日比今日过得更有意义。两者(韩剧和冯生的文章)之所以能在我心中起了共鸣,不外都符合了冯生这句话:“相信自己和别人都值得拥有美好的生命”。冠病期间,混乱的经济和政局让大家心中充满了怨气,但是,我们坚信:坚强的活下去,不是为了以牙还牙,或者报复心态;我们为自己追求美好的世界,珍惜(别人不珍惜不要紧)自己美好的生命。

牛年来到,祝福大家,以大爱和善良,扭转乾坤。

Sunday, February 7, 2021

阙上心头183-疫情下过新年

 阙上心头183-疫情下过新年

下个星期,就是农历新年了。鼠年多动荡,政治更换频迭;鼠年多病患,一个冠病大流行,挑战全球的医疗系统。即将来临的是牛年,大家无不希望病情快快告一段落,然后学勤力的牛那样深耕劳动,一步一步把遭到破坏的健康和经济修复过来。

往年的今时,大家已经忙着大扫除,布置屋宅,采购年货,准备迎接新春。今年却因为冠病疫情没有减退的迹象,MCO2.0延长至218日,也就是说,落在212日的年初一,直至年初七,大家依然要遵守行动管制令,一切新春团拜、庙宇祭拜、舞狮贺岁、收工酒开工团圆饭等活动,都得取消。当前疫情严峻,大家猜测18日之后MCO可能继续延长,看来今年除夕,大家唯有共同守岁,一起迎来最寂静的新年。不但如此,政府依然禁止跨州,游子皆面对返乡的困难;电影院亦大门深锁,隆雪居民每逢新年看贺岁电影的乐趣也荡然无存,唯有留在家里看春晚,或者追网剧。

既然今年是那么不一样,笔者希望大家打起精神,为自己和亲友送上(电子)祝福,同时也思量做些与往年不一样的事,让今年的牛年和以往比起来,显得更不平凡。笔者希望大家收起抑郁的心情,也暂时放开对政治和经济的不安和戾气,向全世界送上最真心的祝福,祝福大家过一个平和美满的新年。

至于如何过个和以往不同的新年呢?笔者认为,虽然大家不能出门,但是科技进步了,依靠科技的进步,咫尺已可至天涯。大家可以通过网络视频,和久无联络的亲朋戚友联系,看看大家是否安然无恙。与此同时,喜欢阅读者可以趁这个假期计划一下读书表。时代不同了,我们应该多阅读以明志,放弃那种书即是“输”的老旧想法,反而以“贫者因书而富,富者因书而贵,贵者因书而守成”来勉励自己。十数年以后,我们回想起冠病疫情期间的那个牛年,坐困家门,仍然读了几本好书充实自己,不亦乐乎。

除了读好书,还有做好事,说好话。刚好是新年,所谓:不因善小而不为,不因恶小而为之,大家暂时放开愁怀,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好事可为,见人则不恶言相向。什么是小善?不乱丢垃圾,遵守SOP,比比皆是;什么是小恶?东家长西家短,散播转发未经证实的假消息,皆该慎戒。

疫情之下过新年,说不战战兢兢,那是假的。但是,再辛苦也要过日子,唯有大家心存善念,保持卫生,坚持抗疫,牛年才会越过越好。

Monday, February 1, 2021

阙上心头182-疫情拖垮了教育

 

阙上心头182-疫情拖垮了教育

这次的命题很简单,我们可以说,疫情拖垮了经济,因为许多商家的应急资金,已经在第一次的MCO用到七七八八,实在经不起MCO2.0甚至是3.0的打击。我们当然也可以说,疫情拖垮了民主,因为疫情,国会开不成,土团党套用了“紧急状况”来保住帅位,“谋害”了民主人权。

不过,这次我想讲讲个人所见,国内的教育如何受到疫情的影响。首先是停课。去年的MCO,影响了全国学校听课,过后虽然学校有进行网上教学,但是在基本设施不齐的缘故,许多学生的学习是被当掉了。网上教学得有电脑和网络辅助,很遗憾的,不是每个家庭都有电脑或网络供应,也不是每个家庭都对电脑操作十分熟悉(甚至是老师也不大熟悉),因此,学校教学事倍功半,成绩差的学生愈加落后,遑论没有机会参与网上教学的学生。

此外,一些学生尤其是小学一、二年级的学生不擅于自律, 刚开始可能对上网这回事很感好奇,但是,几个星期后,开始感到厌倦,上课开始不用心。网上教学可不像在学校那样,老师可以观察班内动静,也不知道学生是否一边上课一边看其他网上视频,让时间白白流逝。

另外,我们看到政府考试一延再延,一些不是很重要的考试如六年级的UPSR或者中三的PT3甚至被取消了,改用学校的内部评估来分班。但是,步入2021年,冠病情况日趋严重,重要的中五和中六考试,却延无可延,必须考试。虽然如此,冠病确诊案例增加的情况之下,家长们也非常担心,不知道学校如何做好万全措施让学生们在没有感染的情况之下顺利考试。如果在考试中“阳”了,是否全员学生必须停止考试呢?

过去一年,可以说学生上课的学习还不到一半,如今2021年,情况毫无改善。起初教育部大胆强调必须在120日开学,不过却低估了冠病的威力,那可不是你用把嘴就能够驯服它的呀。于是,开学变成网上教学,环节话说,又有许多无法上网的学生成了牺牲品。人民已经在问,去年预算案中承诺免费提供的15万台手提电脑,几时才交到学生手上?这个耗费1.5亿令吉,15万台电脑的项目,来自政联机构捐助。获得配额的500间学校,到底是以何为基准才能入选,都是人民关心的地方。不但如此,如果按照教育部的数据,大约有37%的学生(170万名)缺乏硬体设备来进行网上学习,那么,这15万台电脑,还不到需求的10%,到底是如何“公平”的“分配”呢?

另一方面,自从去年9月发生沙巴大学薇薇奥娜爬树为了获得网络讯号来应付考试的事件之后,学生爬树以获取较好的网络讯号时有所闻,外国人对我们这个国度的居住环境深感不解,到底是非常环保,处处皆有树,还是网络涵盖处有限?缺乏电脑设备,没有网络流量涵盖,如何能够顺利进行网上教学?首相的援救配套,应该多加关注教育这一块。

Sunday, January 24, 2021

阙上心头181-紧急状况这个五指山!

 

阙上心头181-紧急状况这个五指山!

紧急状况下的异动者安华和阿末扎希,他们的行动,似乎惹恼了人民。前者上书请求元首撤销紧急状况,后者由其急先锋阿末马斯兰带头,促请国家元首重新召开国会。阿末马斯兰为巫统新任总秘书,没阿末扎希的暗中同意,他岂敢这么大胆,挑战元首的权威?巧就巧在安华加阿末扎希,希盟加(一半的)巫统,议员刚好过半,所以双方对持有大多数议员支持其言论,信心满满。问题是,安华近几次的自己宣布获得过半支持,结果都是无疾而终,这次再也无法引起人民的期望;而阿末扎希这次居然走了一步和皇室意愿相左的险棋,让人民觉得其官司诉讼已经水浸眉头,让他再也沉不住气了。

希盟和巫统当中,却有一些不和安华或阿末扎希同调,尤其是马来议员。我们都知道,当执政党势力衰弱,皇室力量就开始抬头,许多马来议员,内心里还是十分不愿违抗皇室旨意的。多年以来,除了敦马首次任相时敢制衡皇室以外,后来的首相无不抱着敬之畏之的心态和皇室共处。从509以降,我们见到希盟等待元首委相的难处,以及敦马自己推倒长城,元首面试候任首相的过程,就知道皇室没有偏向一方,而是要求政局不再动荡。可惜,慕尤丁虽获得皇命加持,却没有敦马那种以弱制强的实力,所以常常遭到巫统抽后腿,难以驾驭政局。

但是,元首和皇室很明显的把换相列为次等选择,所以安华高调的宣称有过半(且占大多数)支持时,元首不置可否,之后“宣言”不攻自破,安华的诚信越挫越低。如今巫统欲想发难,但是元首也深晓当下大选,疫情必一发不可收拾,日后历史定将判断允许大选之罪人,姑不论慕尤丁是否为了保持其政权,其心可悯,所以才同意慕尤丁的请求。不过,这也逼急了巫统官司感染群,想冒险要求元首改变主意。

元首会朝令夕改吗?当然不会。重开国会,一来失诸诚信,像安华那么儿戏,君王不欲为之;二者如果在国会中,诸“异言”一举推翻老慕,却又无人能任首相,岂不等于推动了大选?这当中,又以林吉祥的话最好笑,说什么只为讨论疫情,不会有任何不信任动议,别说这是司马昭之心,就当国会真的召开,如有人做出疫情外的动议,你以为你是老几,压得下他们吗?元首如果随便听进这些“忠臣的谏言,怕迟早成了千古罪人!

所以,元首一是保持沉默,看你们这些心急的猴儿如何乱翻筋斗,二是忍不住训斥这班不懂时势的猢狲,都什么疫情啦,还在借题发挥?大家准备做好SOP,自我隔离八个月,才来一决胜负吧!

Monday, January 18, 2021

阙上心头180-民意如水

 

阙上心头180-民意如水

民意如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当慕尤丁第一次申请紧急状况的时候,引起人民大反弹。人民认为疫情还没有严重到需要祭出紧急状况的地步,他的出发点,完全是因为土团政权不稳,为了捍卫他的政权和首相位置而出此下策。反对的声音四起,反对党也大加攻讦,趁机打击他的声望。记得当时唯有纳吉若无其事的说,紧急状况并不是世界末日,他在任时也曾因为烟霾事件宣布紧急状况。元首考量了人民的反应,驳回了这项申请。

事情过了不久,可是冠病疫情继续失控,从每天确诊几百宗到每天几千宗,让民众越来越感到不安。而政治斗争也持续恶化,巫统在几次权力斗争遭土团压下来以后,终于向行动党借到东风,成功在霹雳州夺权。有了胜利的第一步,巫统野心再一次膨胀,加上官司缠身的巫统领袖感染群却怨恨国盟无法越过法律,撤销官司,因此策动反出国盟,让慕尤丁的政府倒台。

在疫情失控之下,巫统全心全意就是要推动大选,不惜得罪所有人民。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被革职,刚刚代替他的阿末马斯兰大放厥词,言谓受过大学教育者,就明白为何须要尽快大选。吾资质愚笨,但朋友受大学教育者诸多,为此特地询问有受过大学教育者,乃至大学教授,他们一概不知所云,看来阿末的言论以偏概全,或者是为了讨好主席而无言乱语,此等国阵总秘书,不只不尊重市井小民,还绑架了(大学)有识人士的言论,国阵,危矣!

随着巫统议员接连宣布不支持首相以后,国盟的支持数额已经减少到105席,慕尤丁无需反对党提出不信任动议,倒台在望。但是,这个时候,是否适合举行大选?

我们不必听政治人物讲话,我们听听民间的声音。人民在一次沙巴大选之后,已经成为惊弓之鸟。“不是人民不守SOP,而是政治人物不守SOP,糟糕的是,当局或警方根本无力制裁这些政治人物”,这就是民意。

我们敢担保,我们一定会乖乖排队投票,但是,我们不相信政治人物和他们的支持者会遵守这个简单的SOP,即使他们拍胸膛答应。我们虽然渺小,但是不傻如果没有办法让这些官兵守法如庶民,那么,我们不希望此时举行大选。是的,这次元首就是听到了如此民声,所以才支持颁布紧急状况。

不但如此,我们奉劝那些以为举行大选可以来个双方或三方四方了断的人民,必须三思。万一大选之后的结果还是一边一半,像现在这样胶着,那怎么办?难道又重新来一次大选?原来元首是经过慎重酌量才作出决定。而不管慕尤丁的对手如何反对,人权捍卫者如何认为不公,在非常情况之下,慕尤丁以民意出发,得到元首支持,将政治斗争压下,全心对抗冠病。

Tuesday, January 12, 2021

阙上心头179-取消隆新高铁的笑话

 

阙上心头179-取消隆新高铁的笑话

上个星期我才提到国际笑柄,没想到真的一言成谴,2021一开年,隆新高铁取消的新闻,不绝于耳。这么一个“全能”的土地(Bolehland),居然出现了第一次的“无能”!隆新高铁成了改朝换代的重大牺牲品。国盟政府现在积极内斗,无暇和邻国打交道,这个拖了又拖的高铁,终于在1231日限期之后,决定取消计划,不再延长。这也成了本来“无所不能”的大马建筑界中一个缺陷,一个遗憾。

我国在建筑上素来自负,犹记得吉隆坡国际机场2KLIA2)本来是要建个廉价机场,建下建下越建越大,成本越增,最后索性改为第二国际机场。官员兀自洋洋自得,小米变大米,岂不是更好?却忘了当初的预估成本严重超支,本来为廉价飞机设计的停泊处也因此费用增加了好多?如果不是亚航等为了本土生意和枢纽而忍气吞声,其他国家谁愿意屈就?更糟糕的是,建筑成本和机场品质货不对办,经常听到亚航大吐苦水。

好了,这回轮到隆新高铁告吹?如果不告吹,后续发展将如何?和新加坡合力开发的高铁,普遍上国民,以致海外人士,都有一个共同的观点:幸好是和新加坡联营。不是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新加坡是个执行能力强,同时监管治理本领高的国家,也是崇尚效率和遵守合约精神的法治之国。合约一签署,新即开工,至今已经等待衔接大马高铁多年,就是证据。

反观大马,好事多磨,理论上经政应该分开,事实上全然不是。509国阵一倒台,敦马一执政,对新加坡新仇旧恨一起来;虽然碍于国际法律条约约束,不敢轻易解除合约,但是以国家积弱为借口,希望赔少少来展延高铁建筑,以金钱换取时间。国家财务状况,可翻来覆去,一时可谓接近破产,即穷困是也;一时又可成亚洲之虎,,丰硕是也;前途无量还是前途无亮,关乎怎么讲,对谁讲。不几,希盟倒台,国盟接手,冠病袭击,国家更穷,手握的令牌更像鸡毛之轻,哪有闲暇与邻国谈通行大计?人民摇头,新国政府看了也摇头。

限期逼近,负责的部长官员更加不知如何应付。一说不如终站改至柔佛新山,简直是把双边外交视如无物。此新(山)非彼新(加坡),如果终站在新山,我国自行决断就是,何须纷纷扰扰,和新国谈判多年?又一说将吉隆坡站从大马城移师去吉隆坡机场,也同样是无稽之谈。高铁衔接新隆,目的是促进两地之间的商业和联谊来往,并非衔接游客转站。如果为了新加坡去隆机场或隆机场去新机场而建,那才叫浪费资源,不知发展为何物。

最后,提到政府要求撤除高铁的资产共同管理公司,那是夜郎自大心态呀!看到我国对KLIA2的处理手法,笔者深深觉得,大马的宽松管理,如果没有严以律之,会出大事的。如果大家同处一堂,那么除了问题互相包庇,最后问题将不了了之,但是与新加坡这等讲求绩效的国家合作,对方焉能让你胡来?处处受到新方管制和掣肘,岂是自高自大的新内阁愿意遵循?而且,双方都没有建筑高铁的经验,如果执行前没有达到共识,到时一方赖账起来,另一方肯定是有苦难言。至于说政府不希望公开招标承包商和火车技术,还打算直接遴选项目承包商和供应商,突显心虚之嫌,和新加坡的君子坦荡荡,堪称云泥之别。

取消计划导致政府必须赔偿新加坡3亿令吉,依笔者看来,赔的不只是钱,还有国际上的名誉。不管内阁如何文过饰非,历史将为取消隆新快铁之事记下公平的注脚:大马政府执行无力,只顾沉醉于国内政治斗争,高铁一延长再延,终致取消。隆市民90分钟到达新加坡的梦想,始于纳吉,终于慕尤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