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6, 2022

阙上心头-268-一边竞选,一边赈灾

 阙上心头-268-一边竞选,一边赈灾

 

当政治人物去到口不择言,草菅人命的时候,我想,他的政治生涯已经走到了尽头。为了他的政治利益,说出“可以一边竞选,一边赈灾”的阿末扎希,原来可以将人民的生命财产置之不理;这种背弃人民的作法,反映了人民也应该抛弃他。他没想到人民在去年年尾才经历了一场水灾浩劫,那个时候,他在哪里?他忙着自己的官司吗?看不到人民的财产被洪水冲去大海、看不到洪水占据家宅,一个星期都不愿意退走吗?接下来,吉打州的华玲水灾,再次印证了政府的无助。告诉我们,没有竞选的时候,尚且如此狼狈,巫统要怎样一边竞选,一边赈灾?水灾落在无政府的竞选期间,谁来启动天灾救援机会?谁来赈灾?

 

你可以当30%的非巫裔透明,但是,难道你认为70%的巫裔全是盲从或傻瓜吗?

 

事到如今,人民越来越不明白,离大选法定解散日期只剩下8个月,目前大家忙着拼经济,希望政府稳定令吉汇率,稳定经济复苏活动。这个时候如果巫统硬推大选,徒然让大家痛恨法庭帮的不理人民死活,之前的乘胜追击气势已经荡然无存。爱民如子的元首,肯定也不想子民因一场大选陷于水深火热之间。政治人物不负责任的宣言,只有朋党才不顾一切的支持。

 

这个时候,扎希说,沙比里,必须要决定,“一秒”也不能等了,巫统的各大巨头,应该也有了底案,不能乱乱支持倒行逆施的领袖了。我们看看巫统的最高领袖,党主席阿末扎希、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副主席卡立诺丁、马哈基尔,以及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到底有谁卷入官司丑闻,为什么堂堂一名主席,为了推前大选胡言乱语,大家心里有数

 

从纳吉入狱之后,阿末扎希大概可以预测到自己的下场,可是,提早大选的决定权力,不在扎希手上。所以,为了提早大选,几乎可以动用的伎俩,他都用上了,除了开除当今首相。唯沙比里任他如何胁迫,始终文风不动,大有借舆论的心理压力来拖倒扎希。当扎希越来越心慌意乱,说多错多的时候,也就是其他三大领袖为了不被他拖下深渊陪葬,转而“弃暗投明”的时刻。如果巫统四大领袖合为一气,架空扎希的主席地位,那么,他的命运,就只有倚赖法庭下判了。

 

要怪,只能怪扎希不可一世的桀骜心态,在两次州选公然和纳吉亲密互动,明显蔑视首相。等到纳吉罪成,他才来紧张的向沙比里显殷勤。这种不知亏空为何物,不理人民死活,将罪犯当为兄弟,把人民资源当为己物,公器私用而面不改色的领袖,如果巫统不及早与之切割,难道他们也是一样桀骜,不怕犯众怒吗?

 

 

Monday, September 19, 2022

阙上心头-267-同人不同命

 阙上心头-267-同人不同命

有权有势的人,在正义之下终于低头,锒铛入狱。但是,既然有权又有势,当然想尽办法避开牢狱之灾。于是,普通百姓犯法入狱,我们没听到他是否会突然血压高或心肌疼痛被送院拯救---许是有吧,但因为没有新闻价值,所以不获媒体报导。可是,整天上法庭接受镁光灯闪烁,好像大明星那样招手示意的高官,如今入狱了,却三不五时要求送入医院治疗。原来,我们才发现,风光的背后藏着许多“强忍”的旧疾,坐牢之后的压力下特别容易发作。

 

唉,我们都是都市人,我们看到您入狱后更尽力争取平权对待,不禁对您之前的滥权感到无比压迫感,你有压力,我也有压力呀。以前的高官权要案件往往无罪释放,产生许多民间大状低声讨论司法如何的不公;现在高官权罪成坐牢了,竟也出现一帮不懂法律的压力集团,高谈阔论司法,比之前的民间大状嚣张得多了。难怪法官要那些嚷嚷的人多读法律或向懂得法律的律师请教,不要乱把心里想的法律当法律。这一点,必须包括巫统一些领袖,和纳吉的子女在内。这些养尊处优的大人物和其子女,多年耳濡目染之下,觉得自己就是法理,忘了什么叫做“公正审讯”、“善恶到头终有报”。其实,我们很想八卦一下,知道他们对雪兰莪苏丹褫夺纳吉夫妇勋衔的看法---到底是尊重皇室的决定,还是痛恨落井下石呢?!

 

纳吉这回棋差一着,逃不过牢狱之灾,恨得牙痒痒的人倒也不少,其中也包括居中而立,不干涉司法却获得最大政治利差的首相。纳吉“帮"了首相这么多,但是后者没有礼尚往来的“你帮我,我帮你”,甚至没有像希哥那样“长教英雄泪满襟”,阿吉哥呀,越想越气,没病也憋出病来。至于名人背后很多小插曲,搞得卫生部长凯利也必须出来澄清纳吉并没有得到特别的优待,也没被送入国家心脏中心。或许其他医生或官员的话没有他那么有分量吧。纳吉待在中央医院,可能也很恨他“秉公处理”吧。

 

无论如何,前首相入狱,是大事一件,必须拿捏得宜。如果对他给予优待,这将引起人民的不满,毕竟政府应该对犯罪了的高官一视同仁,不然监狱负责人将有滥权包庇的嫌疑。但是,纳吉或其家人也应该和监狱负责人合作,如果一再投诉官方处理不当,大有挟之前当官的余威隔山打牛。这样一来,岂不更显出监狱的环境恶劣,入狱的平民更容易遭漠视人权,面对不人道对待,所以更迫切需要改革?

 

改革是必须的,因为司法一旦独立,更多显要将一一入住,同人不同命,他们怎能忍得住普通囚犯牢房的痛苦?

Monday, September 12, 2022

阙上心头-266-荒谬当真理

 阙上心头-266-荒谬当真理

上一个月,马来西亚人民虽然迎接国庆,但是一连串发生的事情,也让我们觉得这个国家乱糟糟的,令人担忧。前首相纳吉在这个月被定罪并即刻坐牢,这让反对贪污的人民看到了一线希望。许多人,包括笔者的亲友,都对司法独立不抱任何希望,早在一两年前,就对我预言结果:纳吉的案件,只是时间问题,最后当事人一定无罪释放;只有我这个傻子,才愿意等待法庭的最后判决。结果,傻子等到了不一样的结果,满心欢喜的时候,他们又来浇冷水。他们很怀疑纳吉是否囚在监牢里,这个国度里,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以前有“看来似我,声音像我,但其实不是我”,现在可不可能出现“坐牢者样貌似我,身形也像我,但其实不是我”呢?相信司法和执法的我,在他们面前,再次成了天真的傻瓜。

 

话虽如此,我感到很庆幸的是,纳吉的案件历经三朝,最后判决于巫统领袖担任首相的时刻我们必须多谢当朝首相扛得住压力,不干预以及不偏袒至终。尤其是,当巫统主席特别汇报时,有的觉得应该换总检察司,有的“追思”纳吉的丰功硕绩,还请了纳吉妻儿致词,一把鼻涕一把泪,煽情之际,还真忘了纳吉的罪行。这和之后罗丝玛的律师为她求情,希望将刑期减至一天那样荒谬。滑稽的是,人民尽管觉得荒谬,申诉的人却一本正经,煞有其事。

 

同样荒谬的是伊党主席哈迪阿在脸书贴文指非穆斯林是国家贪污的主因,企图撕裂人民的团结一致,其心可诛。自古以来,满汉蛮夷,巫华印异,贪污从不看人种,只看人心。伊党向来喜欢排除异己,我们虽然不愿与他进行无谓的口舌之争,但是,政府应该对他们的胡言乱语严正斥之。只是,他们连掌管宗教事宜的苏丹尚且没放在眼里,何况是异己的华印裔?

 

不过,个人觉得,经过了两年三朝,人民是应该比以前更成熟了。我们看过各大政党如何治理这个国家,也看到伊党如何游走其间,牟取利益。不但如此,从伊党多次的发言,可发现他们只注重口说,不注重求证,一旦意见与之不合,则揽真理于怀中,无意一辩真伪。像这种不学无术,信口雌黄的人,最期待别人与他辩论的了。我们引经据典,他们却好整以暇,不求真理越辩越明,但求言如乱箭,出口伤人。

 

伊党的目标从来不是非穆斯林,所谓造访华社,无非是说说门面话,讲了只怕他们自已也不相信。伊党最希望的是拉拢巫统或土团,进一步扩张政治版图。问题是,伊党的基础已经确定他们的发展极限。以宗教为出发点,但是对宗教的定义却划地为限,以少数领袖的狭隘诠释为中心,只能以偏概全,无法做到引经据典,任何不中听的道理即为异己邪说。这一种情形,只有等巫裔的年轻一派在自己的自由和爱好日渐受到压抑而反弹,才能制衡之。愿不愿意和世界脱钩,放弃一切世俗的自由,对其他宗教的尊重,也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决定。我们嘛,还是咬定青山不放松,立好自己族群的根基吧。

Monday, September 5, 2022

阙上心头-265-给65岁的您

 阙上心头-265-65岁的您

今年的您,65岁了。在您的国度里,生长了一群肤色不同,但都愿意成为您的子民的人。自从1957年开始,这些人民团结起来,成立了您,也给了您一个名字:“马来西亚”。与此同时,也将每年的831日称为“独立日”或“国庆日”,纪念这一个不可遗忘的日子。

 

独立之后,悠悠六十余岁,您的人民也见证了东马伙伴砂拉越和沙巴的加入,以及新加坡的加入和退出。和书本上读的内容一样,您土地肥沃,资源丰富,人民努力耕作,安居乐业。当然,时代的进步让国人更加要自强,全球化也进一步缩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如果国民不团结一致,自强不息,肯定会让更勤劳、更能追随未来趋势的国家超越。

 

您看着子民在1980年转型为工业国,也看着金融风暴一个个打击全世界各国,包括您的国土。无论是繁荣进步,或是经济衰退,您始终与日月同在。同样的,不管您的子民合力齐心,还是遭到煽动分裂,您还是默默的守护着我们,尽您的能力给我们支持。

 

我们不晓得,当您看到您的子民因为宗教或种族争端,而采取对立的立场,甚至一些激进的不惜以暴力或恶言攻击他方,您有多么伤心?我们也不晓得,当贪污腐败“偷掉”了让这个国度的财富,滥权让正义无法伸张,您是不是比我们更担忧,更希望上天挺身而出,还国家一个公道?

 

小时候,我觉得,每一年为您庆祝生日时,政府特地选了一个主题,让人民与您共同欢乐,这是很有意思的。我常常细读这些主题的含义,以及它的标志;很惊讶为什么我们的政府还是人民这么有创意,每年都设计出一个这么特别的图案,让您的生日过得非常有纪念性。事隔多年,每年回顾起来,看着这些陪我渡过童年、少年、青年以及中年的点点滴滴,感触特别多。

 

今年的主题是:“大马一家,坚定同在”也很有意思。在后冠病时期,各种各样的冲击,包括严峻的经济考验,种族主义的撕裂团结,贪污滥权的损害国体,还要宗教狂热的乱世邪说,各据山头,唯恐天下不乱。您这些善良的子民,往往成为弱势和被牺牲的一群。意志力不坚定的话,会怀疑人生是不是真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还是不讲道理,只求“汰弱留强”?不过,也正因为我们这些善良的人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邪恶始终不能胜正,我们才能无私的将大马视为一家,坚定并同在的捍卫国本。那些为了私欲而颠倒黑白的人,纵然能得意一时,终须自食恶果。

 

您生日前最开心的事儿,应该是看到您的体育健儿勇夺世界羽球冠军,为您庆生。我相信,您高兴的,不是那个奖牌,那个殊荣,而是这一刻,您所有的子民,都放下种族宗教和其他偏见,齐心协力的支持大马子民夺标,完全体现大马一家的无私精神。

Monday, August 29, 2022

阙上心头-264-没有BOSSKU,巫统更好?

在我们这些外行人看来,纳吉的上诉案简直就是一场闹剧。从突然换律师团,到新律师团一开始申请展延审讯和纳入新证据被法庭驳回,再到辩护律师有如小孩子要求不到他的玩具而耍赖“罢工”,纳吉一怒之下炒掉律师团;最后又要求法官避嫌退审,多次申请展延,还找了之前的律师想要协助陈词;这一切和上诉何干?不懂法律的都知道这只是在拖延审讯,法官难道不知道吗?

 

为了考虑纳吉的申请,尊贵的法官花了两天的时间来研究,已经是法外开恩。但是眼看接下来的戏码越来越不堪,走场荒腔走调,个中还上演包括了一场纳吉前往清真寺发誓的番外篇,法官们没意思和他一同演下去,在接受双方陈词(没有陈词)以后,决定把上诉驳回,维持原判,纳吉入狱和罚款马上执行。

 

相信有不少人民坚信纳吉是不会入狱的,这也包括笔者的不少朋友。纳吉这次入狱,颠覆了许多人对法庭的看法。不管以后纳吉是否可以得到元首的特赦,至少在大马法律上,他被判有罪。这对之前许多贪污失信因为证据不足而无罪释放的案例,是个严厉的警告,也让人民对法庭的公正重燃希望。

 

现在,我们无需停留在纳吉的悲情,应该把焦点放在巫统第二号人物,也是现任主席阿末扎希的官司上面。“唇已经亡了”,“齿”还能安然无恙?LCS战斗舰丑闻越燃越烈,阿末扎希一开始惯常的否认和表示不知情被一再出现的新证据打脸,让他陷入了诚信危机,对他的声誉也造成严重打击。有些人甚至讽刺,扎希一再对对纳吉的SRC案件发表意见,看来比自己的官司还熟悉呢。

 

我们必须对首相的不干预司法记一大功。虽然,他可能是逼于无奈,因为如果干预司法“救”了这两位仁兄,换回来的可能是猛虎出闸,反咬一口,连相位也不保。反之,一旦纳吉和扎希罪成,我们觉得正义得以申张以外,最大的受益者还是他。因此,在公在私,他必须介身事外,避开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

 

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BOSSKU”和扎希固然是巫统党内头二号人物,支持者众,但是,他们的贪污滥权官司,即使在没有定罪之下,也让他们成了党的负资产,以及敌对党的攻击对象。如果巫统失去了这两个强人,在政治上的确是一大打击,但换个角度来看,也可能只是忍痛丢弃了两个烂苹果而已,之后背负的(贪污滥权)包袱变得没那么重了。官司派和官职派见机行事,很可能因此放下前嫌,枪口一律向外,一起打赢大选这场仗,才来论功行赏。

 

大选战火继续燃烧,反对党的拉菲兹已回归,“爆料王”的头衔果然名不虚传,对巫统频频进攻,绝不手软,让巫统从气势如虹变成现在的心浮气躁。反观行动党目前姿态反复,却让支持者茫然。巫统可能失去两大元老,届时没有丑闻的首相有机会收编他们的地盘,势力可能因此扩张,成为不可小看的黑马。另外,伊党的哈迪阿旺一贯的利用其号召力胡言乱语,希望在反对者围攻之下,发挥同仇敌忾作用,刺激其支持者不分青红皂白的护主。这招混淆视听他百用不倦,眼见形势不甚乐观,再次祭出来攻敌。涉及宗教、有理说不清的事儿,且看其他政治人物如何破招。

Monday, August 22, 2022

阙上心头-263-谁将团灭?

综艺节目里常常有组团对抗的情况,一般上节目组为了维持节目的吸引力,都尽量让每个团队的一些成员过关,这样才让支持的粉丝能够一路追看下去。不过,偶尔有时候队伍太过不争气的话,也会出现整队人马被淘汰的情形,大家管这个叫团灭

 

回说我上期所说的,来届大选,各政党都没有执政的把握,联盟在国会解散之后解散,在大选成绩揭晓之后再重谈合作,是本届选举的方式。因为,严格来说,这一次的各联盟都不尽如人意,有过河拆板的,有整队青蛙齐齐跳的,有日子久了反而难以相处的,所以,来届大选,在野党的连横对抗合纵,说来容易,执行起了还是有如战国时期,别说可能被一党独大的国阵一打就溃不成军,同一个地盘也可能出现互不相让,大家拉着一起死,让国阵渔翁得利的现象。

 

不过,这一期我们来看看谁会成为大输家。个人预测,当大选越接近,土团的崩坏就越明显。土团党本来是靠敦马才成团的蚊子党,本届大选一开始竞选52席赢了13席,成绩单只有25分,不及格。不及格不用紧,该党福星高照,霸了个首相席位来坐,这下就鲤鱼跃龙门了。首相位子一坐下,四方绿衣(注:绿衣 青蛙也,不是草莽英雄)来归附,党魁又是一位靠吸纳跳槽青蛙来强大自己的专家,于是,土团党的国会议席之后开始膨胀,一路增加到28席。不过老实讲,跳槽的青蛙心思难以揣测,曹营蜀地三心两意。在希盟2020年倒台的时候,土团党虽然开除了以敦马为首的5名议员,但是收到9名来自人民公正党的青蛙战士投诚,结果党内国会议员反而增加到32名。

 

但是,好景不常,慕尤丁任相之际,没有利用自己的优势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团队,最后搞得自己都保不住相位,土团党的声势大跌。而跳槽的人民公正党领袖如阿兹敏和祖莱达似乎也感受到青蛙离水的不妙,心里另有打算。当祖莱达宣布退党,自组新党,而首相并没有把其部长职位“还给”土团,大家开始觉得国阵逐渐抛离和土团党的连横了。而今祖莱达计划加入巫统,更显示出她在之前可能已经和首相谈好条件,这才奋力一跳,离开土团这艘破船。

 

这时候,再加上财长的“弃暗投明”,土团党更显得风雨飘摇。土团的班底,大多数是巫统叛将,这次没有敦马的品牌坐镇,巫统深信,这次的仇是报定了,这一次要团灭的目标---土团,十拿九稳。实际上,在政治局面,巫统也有必要剿灭土团,这甚至比击溃希盟或伊党更迫切,因为两者的文化背景太过相似了。

 

所以,趁胜追击,将土团党各领袖击败,甚至借刀杀人,利用敦马对土团党背叛的仇恨,来分散土团党的选票,一举将两个政敌团灭,一举两得。土团党势力不如巫统,只求能够在来届大选苟延残喘,等机会翻身,如不团灭,未来必是巫统的大敌。

 


Monday, August 15, 2022

阙上心头-262-谁抱谁领风骚?

 阙上心头-262-谁抱谁领风骚?

不管怎样,这一次大选,谁也没把握赢过半议席,因此,越泄露自己的底细,越容易陷己方于困境。此前,伊党的反对穆斯林参加盆舞活动触动宗教敏感神经,是摸石头过河;敦马的“祖国行动”,更是再度消费种族主义,黔驴技穷之举;而土团的“副首相”协议,也显示了慌不择路的举动。

 

最新一回,是行动党拥抱巫统,而且是由新秘书长高调讨论。我们的这位秘书长陆兆福,果然思想超群,该想人所不敢想,言人所不敢言。行动党和巫统对峙数十年,前者猛攻巫统的腐败政治,后者大力妖魔化前者,真是势不两立,一山不能藏二虎。不过,踏进新常态,行动党态度软化,尤其是在霹雳州,更常和巫统眉来眼去,大眼瞪小眼,似乎越看越有“feel”。涉及的是霹雳州几个当家,所以,暧昧反变成了合作契机。犹记得以前行动党因许月风退党而导致霹雳州政府倒台,她不过是保持中立,已经成了“十恶不赦”的叛徒,如今大家公然谈合作了,行动党领导层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真是令人费解。

 

不,支持行动党的粉丝说,这完全不同。前者已经行动了,而且此行动毁灭了霹雳州的执政党;后者是探讨合作的形式而已,还没有决定下一步“行动”,不会给党带来破坏。当事人言犹未已,却惹来闲杂人等喋喋不休。马华、民政各自出声,仿佛是抓住了行动党的小辫子,大批行动党没有原则,没有尊严。对行动党的剿灭,他们耿耿于怀,而且,也忌惮行动党的实力,一旦过档,恐怕他们连站也没有地方站了。噢,张三对我说,别,别把民政党算进去,它已经“叛出”国阵,对和国阵合作的华基党,只有眼红,无从干涉。李四跳出来纠正说,不对,说行动党是华基党,那是非常“滑稽”的错误,行动党不是种族主义的政党。

 

那么,巫统什么反应呢?那些妖魔化行动党的领袖,现在能够敞开双手,回个大熊抱吗?他们可不是容易原谅敌手的林吉祥呀!况且,行动党不是华基党,要怎样容纳他们呢?巫统是个“盗亦有道”的政党,不会为了议席胡乱和其他政党谈合作,刚刚不是甩了伊党吗?如果是“收编”就不同(例如马华)。问题是,行动党肯像水浒传群雄那样,被朝廷招安吗?

 

行动党向来凤凰无宝不落,落了以后将宝挖走,当地人可能还蒙在鼓里。可是,这次说要和巫统合作,确实触动了其忠诚支持者的痛神经,也让已有离心的希盟盟友感到不安和气愤。陆先生,您这是报复安华之前的琵琶别抱吗?

 

华人应该醒觉,单单拥抱行动党,走不了多远;而且路遥知马力,在那些有气节之士如卡巴星殒落以后,留下来的有幸(还是不幸)在这届大选染上了执政的毒瘾以后,深深不能自拔,很有可能忘了长久以来奋斗的目标。

 

就因为希盟无法执政,就要和执政党谈合作吗?美国的共和党输了,就和民主党洽商,如何共主美国吗?巫统乐见其成,在耍了伊党一招以后,开始灌行动党一点迷汤。最好,就是迷到它看不清谁是支持者,让支持者一一离它而去,才来当脸“醒”它一巴掌:谁叫它眯着小眼,到处想左拥右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