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6, 2021

阙上心头207-请尊重残障人士

 阙上心头207-请尊重残障人士

接种中心多了,难免会发生一些问题,其中不乏小拿破仑拿着鸡毛当令箭,产生一些不合情理、让人光火的措施,其中一个引起群情汹涌的是服装指南问题。根据报导,一些接种中心规定接种人士必须注意服装规范,穿短裙、短裤、无袖衣、破洞裤子或拖鞋者将被禁止进入疫苗中心。这对政府鼓励全民接种的措施无疑是舍本逐末。试想,这个时候,什么最重要?当然是让更多人完成接种。只要衣著不暴露或者没有裸体,当局应该酌情通融,而不是要人民抱着去政府部门朝见官老爷的心态。因为衣着的不同观点而行使权力让接种人士无功而返,和国家政策背道而驰,有什么事故的话,这些小拿破仑担当得起吗?

同样的,日前一名残障人士陈氏也谈起,一些志工对残障人士(orang kurang upaya, OKU)的一知半解,让他们很不满。在马来西亚,福利局将残障人士分成7个类别:肢体残障、视障、听障、学习障碍、语言障碍、精神障碍以及多重障碍。很多人对残障人士的了解仅限于肢体残障、需要用到轮椅者或盲人而已,其他的各种类别不但不了解,往往还怀疑这些类别的残障人士是否真的残废;就算是视障,他们也以为是双眼全盲,才叫做“盲”。因此,一些拥有OKU卡不过可以行动自如的残障人士在使用专门提供给他们的设备的时候,往往引来怀疑或歧视他们的眼光,甚至对他们进行骚扰。

陈氏在前往接种中心注射疫苗时,因为拥有OKU卡,所以自然而然的进入专属OKU的泊车地区。没想到当他要泊车的时候,一名志工突然出现,很不客气的要他驱车离开,因为这个OKU地区,只是专给行动不便人士泊车使用。陈氏认为既然他是OKU,也有OKU卡证明,当然有权利泊车在这个地区,因此据理力争。但是对方一直不允,就是要他离开,同时语带不满,称谓如果个个拥有OKU卡的人都可以泊车于此,那么这个地区的车位早就爆满了!

陈氏对于该志工只凭眼中所见(注:陈氏并没有行动不便),擅自将OKU人士分类感到很不满,因为政府并没有将这7类人士再细分为不同阶级(比如,什么等级可以使用OKU泊车场等等);何况,该场地还有超过20个泊车位是空的,为什么不予他这位真正的OKU方便?争执到最后,陈氏要求对方留下名字,如果他坚持不允许陈氏泊车,陈氏将找他上司理论;陈氏觉得,这是对他(OKU)的一种无理批判和歧视。没想到声音一闹大,一些多事之徒趋前来警告陈氏不要咄咄逼人。这一来,陈氏更加觉得他须要捍卫自己OKU的身份,因为如果这时候退缩了,等于承认自己理亏。于是他坚持不驾车离开,同时要和更高等级的人交涉。

过后,这件事情在见到对方的上司后得到完美解决(虽然该志工依然心生不忿),陈氏顺利得到车位。事后陈氏想起,当时的情形,如果那些“仗义人士”忍不住动手,他确实会白白挨揍。而他在见到对方的上司时,劈头第一句就说:“你们是不是歧视OKU?”也许是关键,上司不想小事化大,态度软化,接受了他的解释。

陈氏对我说起此事,有点惆怅。他觉得,如果挂着的那个OKU标志不是给OKU专用,干脆把它拿下来,另外书写:“只给轮椅人士专用”。世间偏有许多自以为掌握了权力就胡乱诠释自己的权限,却忽视拥有真正权利的人士。此外,陈氏认为,也许真有一些借OKU来欺诈的不法之徒,但是,事实上残障人士没有大家想象的多,政府也没有“随便”滥发OKU卡给不合格的申请者。(根据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共有约55万残障人士向政府登记,占全国人口约1.7%,惟实际人数应该不止与此。)OKU的车位如果真爆满,好声好气对他说,他也不至于赖着不走,为何一见到可以自由行动的OKU就忍不住带着有色眼镜训斥,当他们是来蒙骗利益的人?

许多残障人士值得我们尊重,因为他们努力克服障碍,如常过活,并没有利用身体的残障来牟取人民同情心。同时,马来西亚的残障人法令也保障残障人士拥有平等权力,不应该受到他人歧视或骚扰。笔者觉得,这个社会非常需要真情和包容来促进对残障人士的共识,接受和给予他们一个平等参与的机会,不要动不动就自我设限,怀疑OKU的合理和合法性。

Sunday, July 18, 2021

阙上心头206-如何帮助真正需要援助的人?

 阙上心头206-如何帮助真正需要援助的人?

从升白旗运动,到民间各地善心人士纷纷施出援手,成立食物库帮助弱势一族,也看到不少报导指出,一些贪婪和自私的人民滥用的别人的善心来满足自己的欲望,而不是应急,颇让人心寒。在这一方面,或许学校应该借此教导莘莘学子什么是“取吾所需”,“非适于吾,非吾所需,不取也”。借此,希望那些在家庭教育里以“没有同理心”或者抱着“不拿白不拿”为中心的人,在孩儿反问和对比学校所灌输的道德教育时,能感到羞耻及改过。此外,在作文题目里也不妨出这一道题,让莘莘学子发挥一下爱心,反思如何才能帮助到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每逢天灾人祸,民间救济向来不缺,现在的食物库就像以前的搭棚送粥,希望能帮多少就帮多少。而在这非常时期,大家行动受到限制,以往的先登记后造访再鉴定是否符合援助的资格不大适用于此非常时期;到底有什么方法能让我们更有效的将物品传送到有需要的人呢?

个人觉得,适当的登记和输入资料还是非常重要的。这有如政府的福利部,所有需要援助的人民都必须登记和提供个人资料,这样一来,才能成立一个有效的资料库。也许目前的情况我们只能做到能帮就帮,但是,一旦灾情缓和下来,我们可以跟进这些需要援助的人民,看看能不能进一步满足他们的生活要求。

其次,我们需要进行一定的筛选,以决定所给予的援助。筛选包括去除一些无理或简直不属于的要求,比如要求一些名牌用品等。由于我们永远全面援助求助人士,因此,帮助最需要援助的人成为首要条件。什么是最需要援助的人?基本生存条件,比如衣和食,应该排在首位。不但如此,我们还应该限定每人或每个家庭应该得到的补给,而不是相信天下无贼,天地良心,任人取用援助品。须知道,即使我们相信每个人的诚信,但是也没有必要助长他们的贪欲。

最后,如果能和需要援助者进行交流,那会更好。因为除了追求最基本的三餐温饱以外,每个求助者的需要都不一样,知道了所需要的援助,我们可以更准确的救济他们。

话说回来,不是每位救济者都有余力去一步步改进援助系统。一些是抱着“有救无类”的心理,希望能帮多少就帮多少。这样的话,因为出发点是行善,倒也不必对接受援助者不懂得珍惜资源感到心灰意冷, 模糊了焦点。

Sunday, July 11, 2021

阙上心头205-黎明之前的黑暗

阙上心头205-黎明之前的黑暗

MCO不再通报为MCO,改之为国家复甦计划,少了每两个星期解除MCO的“期待”,大家还没办法适应什么叫“第一阶段”或第二阶段,感觉上结束行动管制是无限期的“远”。一些支撑不下去的人民挂上了白旗,希望有能力者施以援手;一些连白旗还来不及挂的人民受到伊斯兰党魁信奉的上苍给召见了,可惜没带回一点音讯,到底是继续抗疫好,还是跟从祂的代言人所说那样,什么都不必做,把双手张开,迎接来做客或是反客为主的病毒?

许多人失业,半年来自杀案件增加,已经逼近过去整年是自杀数目;经济上,每封锁一天损失的数目是亿亿声,大家一天一天的挨得很辛苦。其实,每个人都有低潮是时候,说到自杀,往往是一时想不开就过不到这个坎了。所以,政府增加对心理咨询的拨给,民间也呼吁那些活得很辛苦的人向各种援助热线求救,一个电话,一个倾诉,或许可以就回一条宝贵的生命。笔者也呼吁大家不要随便转发和自杀相关的信息,国家已经够悲情了,不要把人家的悲剧当成马戏看!

当然,国内股市自FMCO以来,也一路下挫。去年带来疯狂涨潮的手套股,这半年来股价一直跌跌不休,无法守护指数下挫。近日网上更流出一些留言,痛骂某些传授投资课程的股市大师误导学生,以致追随者损失惨重,一些甚至萌起轻生的想法,看来去年大热涌进的投资者已经吃了苦果。这里除了奉劝投资者要分清楚自己的长期和短期投资以外,不要因投资失败而冲动到而自杀;留得青山在,寻找某些机构例如AKPK等进行债务重组咨询,不要碍于面子而作出让人遗憾的行为。

另一方面,接种疫苗进行得非常快速,如今单日已经突破30万剂,让苦苦等待的人民有了安慰。之前中国钟南山团队预测7月起我国每日平均确诊病例将增至8230,并在8月将突破100万例,而依此类推,8月每平均确诊将增至约9千宗,令人非常担忧。和这个坏消息竞走的是国内的接种速度:人民等待接种的焦虑最高点发生在5月尾和6月初,那时大家宛如热锅上的蚂蚁,也不乏政客嘲笑和谩骂。而今部长预测的每日25万剂,已经推进到每日30万剂以上,75日接种人数突破20%659万人(接种两剂的人数也达到8.6%),焦虑的情绪才逐渐得到纾解。这,是不是极度黑暗之后的黎明前奏?

至于国会重开,这是必须的;大家也应该记得,当初实施的“紧急状况”,承诺了要在81日解除的。首相慕尤丁的“好运”是否已经告一段落,不是我们关注的重点。我们关注的是,如果他成功稳住政权,接下来这个国家要怎样运作?如果他倒台,下一个政府又怎样运作?耍嘴皮永远比行动容易,掌握权势的官员往往更易于滥用权势(比如说,为了吃榴梿);而官司症候群当然希望换个政府,从此脱离官司诉讼。


Monday, July 5, 2021

阙上心头204-1500亿的复甦援助配套 (政府救你,你也要自救)

 阙上心头204-1500亿的复甦援助配套

首相慕尤丁是政权虽然摇摇欲坠,但是他仍然努力于后冠病时期的援助计划。对了,这个时候谈“后冠病时期”似乎早了一点,国家好像仍在冠病扩散高峰期,政府除了延长全面封锁以及加速接种,似乎也想不到其他方法。是的,首相宣布的国家复甦计划第一阶段将在“每日人数确诊低于4000”,“ICU使用率处于中等水平”和全国接种率达到10%后,进入第二阶段。

以目前的情形来看,前两者需要依赖断病毒传播,因此必须加大力度限制行动,甚至关闭工厂和办公室,影响经济运转,使国盟政府投鼠忌器;后者相对而言容易许多,只要疫苗供应到位,加强接种程序和扩大接种范围,要突破10%人口(完成两剂接种)不是问题。一个月前凯里才给人家吐槽接种速度缓慢,这种龟步之速要56年才完成全民接种,不想转眼间每日接种数量已从数万变成数十万,最高记录达到25万之多;当时口不择言的政客毒舌嘲讽强,幸亏没有乱乱许下豪言,不然现在可头疼且尴尬了。以7月尚有1600万疫苗抵达,政府已经将每日接种目标提高到30万剂,笔者当时推算每日15万剂即可达标,看来还是小觑了凯里的能力。写稿之时,笔者和一些50岁以上的友人几乎都收到接种通知,妻子更在上周已经打了第一剂,将赴海外留学的学生也纷纷被安排接种适合前往该海外地区的疫苗;政府也已经在计划让学生接种,加大群体免疫的效应。人民从5月的非常急躁变成6-7月的安心等待。

当然,第一阶段的三个要求没有全达目标,政府不会启动第二阶段。所以,大家还要一起努力。笔者发现,虽然每天确诊案例依然在5-6000千宗,但是,以笔者的地区为例,近一周的案例已经从约60宗渐走低到约20宗,可见笔者的地区邻里正齐心协力将曲线压平,希望其他地区也是如此。

这个时候慕尤丁宣布1500亿令吉的保护人民与经济复甦援助配套(PEMULIH),但是人民抗疫已经快到临界点,类似的配套一再出炉,未必能让人民惊喜。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首相是为了补缺之前61PEMERKASA+配套的一些遗漏之处。其中暂缓还贷半年,是沿用去年MCO1.0的方式,迫使金融机构再次妥协,希望银行家们能了解“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

同样的,许多财务专家担心公积金既然开了第一条水喉,很难不开第二条的情况果然成真(当然,和国盟对立的政治人物一直以民粹施压的影响力不可忽视);i-lestari之后是i-sinar,这次名为i-citra。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一样是从公积金处提取自己的退休金来自救。对,政府救你,你也要自救。至于精算的财务规划师提到20年后退休金将少了若干,政府援助社会的压力将更倍增,笔者上期说过朝三暮四的例子,本期再说白一点,手心手背都是肉,伤了哪一块,不是只有您财务专家才知道痛的!

至于人民援助金加码,甚至还多了一个冠病特别援助金(Bantuan Khas Covid,BKC,其实只是一份心意,在疫情冲击之下,政府能帮助的有限,别说让人民丰衣足食了,三餐温饱也未必做得到,这叫做“寸草心”吧。但是,国盟开了5300亿令吉的援助金先河,如果冠病继续顽缠,行动继续管制,国盟“不幸”倒台,预料新的政府也不敢忽悠困苦的人民 要推倒国盟,先秤秤自己如何救国救民的斤两。

 

Monday, June 28, 2021

阙上心头203-考试的透明度

 阙上心头203-考试的透明度

2020马来西亚教育文凭(SPM)成绩在610日放榜。在疫情冲击之下,考生发挥了“洪荒之力”,考出过去5年来最佳成绩,除了要恭贺考生在大流行中的努力得到回报以外,一些学者也指出这次成绩所隐藏的忧虑。因冠病和行动管制之故,去年的(去学校)上课的时间几乎比往年少了一半,而不得已推出的网课,不止学生在混乱中摸索,只怕连老师也感到不知所措和慌乱。这种情况之下,考生不成为炮灰已经非常幸运,结果反而表现更好,看来不是考试制度出了问题,就是教学制度大有问题。

一些老师就过去数十年的经验,认为大难之年,必有鸿福,即每次国家教育面临巨大挑战(比如说,改制或该学习课程),当年的考试可能因祸得福,政府批改时网开一面,将各等级的分数范围调低,让更多考生顺利过关。这次国难当前,似乎又印证了过来人的预测。虽然考试年年有,有时表现比较出色,有时稍微逊色,是平常不过,但是,因为学习艰难就放松把关,未免让人感到苟且。

其实之前教育部长突然宣布废除小学六年级检定考试(UPSR),笔者已经觉得我国的教育制度过于受政治人物影响。宣布之后随便以某某学生因考试辛苦而落泪考试为例,除了作秀,我也想不出更堂皇的理由。这情形就好像那一年的教长体恤学生要常常洗容易肮脏的白鞋,而随手就批了黑鞋的请求,结果黑黑白白,白白黑黑,又黑又白,不黑不白的闹了好一阵,当初批的大官已经下堂而去,徒留还在读书的莘莘学子和校方无所适从。

同样的情形发生在UPSR。国内的教育水平无法和先进国比较,连师资也远远不如。废除考试制度,难道就可以提升评估方式吗?从几年前的初三考试(PT3)变成学校内部鉴定,然后废除小一至小三学校考试,到现在的废除UPSR考试,我们国的教师是否已经准备好进行学术评估了吗?

个人觉得,从小学至中学的12年教育,没有了第三方公开测试的UPSR,很多家长失去了一个中期了解自己的孩子学习程度的机会。但是,废除考试不代表成绩满分,到最后,学生还是要面对人生最重大的考验之一 中五的马来西亚教育文凭考试。缺少了一个中期评估,到了中五,问题是不是更尖锐化呢?

而今,却让人怀疑SPM的考试及格水平是否如放榜那样上升,不由得让人担心其水准是否已经变质了。笔者最近对一些国际考试进行研究(例如IGCSEO Level考试等),发现这些考试在世界各地进行,为了维持一定的水平,在评估方面做到十分透明化。什么是透明化?其中一项是在考试放榜时,相关考试局对批改成绩作出了全面的评析,公告天下每个科目的批改制度(和题目作答得分方式),以及各等级的分数范围。这些分析可以轻易的从许多教育网站取得,非常透明。也许笔者愚钝,至今无法从任何网站取得国内政府考试(例如SPM)的的批改方式、作答得分方式或者如何决定各科特优至不及格的分数范围。偶尔问起一些身为老师的友人,一样讳莫如深。一

直到今天,还是有很多人怀疑我国的考试等级可分几种“标准”,甚至有人指控这次是教育部降低各成绩类别的门槛,结果换来教育部的报警处理。其实,何必报警呢?与其因为不透明,惹人毒舌,不如向国际考试看齐,将所有考试的评估结果和等级类别,以及所有的作答指南以透明的方式放上官网,一解疑窦,不让无知人民胡乱揣测?

Monday, June 21, 2021

阙上心头202-还有一个GKP

 阙上心头202-还有一个GKP

笔者上个星期谈了BPRBPN的分别,还是有很多读者表示他们沾不到援助配套的边。或许我们要“佛系”一点。从上周的分类来说,单身的个人每月收入如果超过5千令吉,或者家庭收入超过8千令吉,就没有得到政府这些援助资金。没有列入这些援助配套的类别者,应该感到光荣,因为在冠病威胁之下,你们属于能够自給自足,或者是贡献更多国家税收,来帮助那些比你们收入更少、更不幸的一群。

话虽如此,政府还是设立另一些条件来帮助某些群众。其中一个名为特别关怀补助金(Gerakan Khas PerihatinGKP,是配合冠病冲击,发放给全国微型企业的特别辅助金。这个辅助金的申请程序不复杂,申请者可通过内陆税收局提供的GKP网站在线申请。这些企业(包括向大马公司委员会注册的自雇人士)的年销售额或营业额必须少于30万令吉,全职雇员不超过4人(不包括业主),以及申请是企业还有营运。

由于许多企业在第一次开放期限(202051-515日)都错过了,因此政府在2020101日至31日重新开放(泛称GKP2.0),给合格者申请,发放援助金和GKP1.0一样为3千令吉,唯已在GKP1.0申请成功者不得再次获得发放。

所有GKP1.02.0成功申请者都可获得今年五月发放的GKP3.01千令吉援助金;新申请者条件与前一样,只是企业注册日期得在2021228日之前,同时必须在202141日至15日申请。在最新宣布的经济与人民强化配套加强版中,GKP合格者将额外获得1500令吉援助金,分阶段在6月(1000令吉)和7月(500令吉)发放。

除此之外,政府继续在税务回扣、关怀网络、电费折扣、购屋印花税和汽车销售税等等继续给予优惠,务求做到不同收入人士皆获得不同程度的援助。其中,2020年的财政预算案里,介于5万令吉至7万令吉可征税收入是税务将再减低1巴仙。

行行总总援助金或税务减免当中,有人怀疑这些钱从哪里来。事实上政府除了必须小心策划发展开销和行政开销预算,不让后者侵蚀了国家发展进步之路以外,帮助国民解决贫穷问题,向来是国家政策的一个重点。不过,近年来民粹抬头,政府必须施以小利,以获得贫穷群众的支持(BRIM就是如此应运而生)。虽然这等于“受鱼”而非“授渔”,不过国阵开了先河,之后的政府萧规曹随,不敢违逆。

至于冠病的援助配套如BPNGPK等,笔者看来其实和税务回扣差不多。按照受惠者缴交所得税的数额来计算,拉长补短,回扣若干巴仙,则可拨出上述援助金额。至于把援助金直接拨入受惠者银行户头,比起从报税收入上扣除同样数目,虽然利益相同,但是直接和间接的功效,前者受惠者更有如感身受之喜悦;这和狙公将朝三暮四改为朝四暮三,群猴更能接受,同出一辙。

无论如何,援助金在非常时期,能够快速帮助到弱势群众,但是,如果经济复苏,人民不发奋图强,反贪图政府发放更多援助,它就变成了拐杖。得之者不想放弃,甚至要求更多,或者借选票威胁政府服从民粹,长久下去,并非国家之福。一个最好的借镜是政府公务员的冗员问题严重,但是执政党必须向选票妥协,以致行政开销居高不下,最终必将损及国家发展。

Monday, June 14, 2021

阙上心头201-什么是政府援助配套BPR和BPN?

 阙上心头201-什么是政府援助配套BPRBPN?

笔者上个星期谈论了青年电子钱包(e-belia)的拨款,引来一些友人询问关于政府下放的援助金配套。老实说,许多人民对政府发放的援助金深感怀疑,因为政府的援助金动辄拨款几十亿令吉,可是他们却一分钱也收不到。人民呐,他们不肯定自己是否合格,却也不知道哪里申请或求助。若在几年前,我们还可以从各政党人士中咨询或代为申请,这一年来在冠病和行动管制之下,大家举步艰巨,申请截至日期一下子就过去了,很多人求助无门。

不但如此,我们的政府有个习惯,换了政府以后往往喜欢将前朝的某些行政内容稍微更改,然后换上官方新名称以示区别,当作是本朝的新创意了。却不知道这样以来,很让人民混淆。不单如此,就以国盟政府为例,执政一年多,针对冠病已经祭出了7项援助配套,一些援助计划进入了2.0甚至3.0,就算是草拟方案者,也可能有点晕头转向吧。

笔者趁这两周全面锁城(FMCO),查阅了一些配套,希望能够从中了解一下有哪一些是符合自己申请的。一查之下,才发现个中果然“博大精深”,非等闲人士如我可以完全参透,但亦因此技痒,希望将自己了解的写出来,和大家分享,说错的话,也希望大家指正。

说到援助配套,不得不从BPR开始说起。什么是BPR?它的华文名是人民关怀援助金。如果追溯历史,最先的名字是BR1M,对了,喜欢“一马”的政府,推出了这个一马援助金。然后,换了政府,即使大家都是一个马来西亚人民,不过当然不可以用回旧名字帮人家宣传,所以BR1M改成了BSHBantuan Sara Hidup Rakyat,生活援助金)。过了两年新政府又倒台了,“新的”新政府自然也不能帮人家名留青史,于是这个BSH就又“正名”成为今日的BPRBantuan Prihatin Rakyat)。那么,在BPR下受益的人民包括家庭和单身组别:

家庭组别/每月收入/令吉

援助金(最多1个孩子)/令吉

援助金(最少2个孩子)/令吉

单身(21-59岁)每月收入/令吉

援助金/令吉

2500或更低

1200

1800

2500或更低

350

2501-4000

800

1200

OKU18-59岁)每月收入/令吉

援助金/令吉

4001-5000

400

750

2500或更低

350

(注:60岁以上的单身或OKU依照家庭组别分类)

BPR将分阶段发放,根据记录,第一次发放时间为2月,然后在5月和今年9/10月继续发放剩余的援助金。不过,最近的Pemerkasa+配套将在6月另外发放一笔新的援助金(名为BPR Tambahan,根据不同类别,数额介于100-300令吉之间。

至于申请日期,上一回开放是从2021115日至215日;BSHBPN(见下)的合格者不必另外申请。向隅的合格者必须留意下一个开放申请期限了。

至于另一个援助配套叫做BPN Bantuan Prihatin Nasional,国家关怀援助金),虽然和BPR很相似,其实是不同的。国家关怀援助金是政府在2020年为了减缓疫情冲击而专为B40M40群体推出的援助金,BSH的合格者将自动获得BPN的援助。至于M40群体则需要依据内陆税收局的资料库以查询是否资格,其类别如下:

B40/每月收入/令吉

援助金/令吉

M40/每月收入/令吉

援助金/令吉

家庭收入低于4000

BPN1.0– 1600 BPN2.0 - 1000

家庭收入4001-8000

BPN1.0 –1000 BPN2.0 - 600

单身收入低于2000

BPN1.0 –800 BPN2.0 - 500

单身收入2001-4000

BPN1.0 –500 BPN2.0 - 300

(注:单身为21岁以上, BPN1.0 20204/5月发放,BPN2.0202010月和20211月分批发放)。上一次开放给申请者是20201015日至1115日。

由于冠病威胁未退,政府唯有持续援助中低收入者,因此出现了BPN2.0。觉得没有收到这些援助金(BPRBPN)的人民,不妨对照一下上面两个表的收入状况。如果有符合资格却忘记申请,错失机会, 那是自己过于疏忽,怪不得政府,请加倍留意下一次开放给人民申请的期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