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9, 2020

阙上心头138之共度艰难


阙上心头138之共度艰难
行动管制令延长14天至414日,大家虽然无奈,但也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唯有接受。这一次的灾难,天子庶民,一概平等,无人得以豁免。平时财务规划员苦口婆心要求我们必须存好6-12个月的生活储备金,许多人听了就忘了,他们可能觉得这是非常荒谬的:有工作做,没有战乱,何来预防万一呢?或许您说,生病呢?这些人自有他一套逻辑,他们认为,如果是不治之症,那么他们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以免连累他人,哗!想得多潇洒呀,他们似乎没有想到,万一昏迷不醒,或者人保持清醒,却无法行动时,结束生命也不是说说就能做到的呀!
 
如今上天就给了一个考验,无须生病,但是一切停工,完全要靠自己的储备金生活下去。没有储蓄的人,过了十四天又十四天,开始慌了没?还好,政府体谅人民,规定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公司必须照样支薪给员工,但是这也引来另一个问题,如果管制令延长下去,公司坐吃山空,有可能倒闭,怎样还能够出粮给员工呢?
 
过去一周,人民由开始不习惯到渐渐能够适应,政府的努力提供最新资讯和指南应该记一大功。而且,灾难当前,那些想捞取政治资本的政客很快的被人民轰得消失影踪,这个时刻,官威无用,乱讲话的政客,人民必将铭记于心,以后和他算账。
 
个人觉得,这个后门政府虽然其身不正,但是成员都了解这一点,所以此时唯有把防疫工作搞好,希望将功赎罪,这和之前的“正宗”大有不同。希盟虽然是民选出来,但是在最危急的时刻不能团结一致,反而内斗不息,结果倒台,也把保护国家和人民的职责拱手让人。不但如此,希盟执政时,为种族和宗教事件疲于奔命,做什么也不能两面讨好;反观这次的后门政府,在决定一些敏感的宗教事宜时,不再有政客故意挑起情绪,诚属大幸。
 
不过,政府推出的一连串配套中,给人民一种“自救”的感觉,例如上述的薪水是由公司支付,而非政府援助,又,从公积金第二户头提出每月500令吉,也是自己的钱救自己。而要求银行暂缓债务供期六个月,但是这期间利息却要计算,有种舒解燃煤之急,但是日后人民还是要付出代价。
 
此外,一开始不受看好的“冠病基金”,让许多人有一种想法:政府不但没出钱帮忙,还要民间捐钱,所以和之前的“救国基金”一比,备受冷落,至今只捐获800多万捐款。随着大家和冠病近距离开战,相信人民现在对这个基金有所改观,或许它的后劲会比那个让人啼笑皆非的救国基金更强。当前内阁所有成员捐献两个月薪水(约2百万令吉)就是一个十分令人鼓舞的举动。希望政府正面看待且大力推荐这个基金(甚至应该效仿之前捐献救国基金款项可以扣税的措施),公开捐款的户头号码和捐献者名单,以透明的方式让国人得知所筹基金数额以及用途,也让千千万万获得帮助的难民/医疗人员一起感恩,或者反馈。
 
希望在抗疫的过程中,政府从中学习到“与民同在”的真谛,所推出的振救配套,越来越利民,越来越见效。
 
 

Sunday, March 22, 2020

阙上心头137之全力以赴抗病毒


阙上心头137之全力以赴抗病毒

316日:首相宣布由18日起至331日,实施行动管制令以制止新冠肺炎病毒扩散。

317日:人民匆忙采购日常用品,超市和巴刹的物品包括食物被扫购一空。更多指南陆续出炉。

318日:管制令正式启动,劝告大家深居简出,如果没什么事情就待在家里,共同努力,度过这个关键性的14天。

 

这几天,我国人民步入一个前所未有的生活状况,许多商业活动全面停止,连出门吃个饭也受到限制。曾经经历513紧急状况的老一辈,或许可以与今日做个比较,在513以后出生的国民,这个限制令肯定是空前未有,尤其是那些夜夜笙歌的一群,可能要一些时间来硬适应。所幸,除了越境过州,我们还可以自由行动,除了大型(超过50人)集会,个人活动不受到限制。另外一点,政府虽然欠缺经验,但是决定行事后就比较坚决,软硬兼施要求人民合作,不像前朝那样喜欢见机行事,频频U转。

 

当然,有些人怪罪政府反应缓慢,有些人怪政府不够严厉,或者我们应该这样看:幸亏早前的政治动荡暂时停火,我们有个政府来拟定未来的抗病毒政策和措施,不然在“无人管的情况下,后果更不堪设想。病毒来袭之下,人人平等,政府不会忽视任何一个国民的安全。基于人民安全考量之下,政府也不该对各种活动(包括宗教、民俗、社区活动等)有太多顾忌。不过,建国60年,政府从来没有面对这么严峻的考验,因此在行事方面,除了施之于法,也要辅之以情,务必做到既不伤害到国民的基本人权,又可以将损害的利益降到最低点。所以,在316日作出锁国决定时,负责施行政策的官员便马不停蹄,群策群力,研究各种可能面对的问题,一一作出调整和应对,务必让大家一同配合政府打赢这次病毒之战。

 

当然,和中国的一党独大,人民必须听令于党的指示,我国没有这种独权的威力;又或者比较欧美诸国,还是邻国新加坡的先进措施和大撒银弹,我国也没有那么大的财力。此时,我突然想起多年前汤姆斯杯决赛那一刻,大家不分种族,不管身在何处,都不约而同的为国家队加油的情景。眼前的情况换成了国难当前,国民务必放下一切种族之间的矛盾,发挥“汤姆斯杯精神”,团结一致,全力以赴对抗病毒,克服这场灾难。

 

许多人很喜欢看丧尸戏剧,戏里可怕的丧尸失去了理智后,六亲不认,四处噬咬活人,连家人也难免中招。戏剧唤醒我们内心的恐惧,常常反思万一这种情形发生的话,我们应该怎样应对?如今虽然没有像丧尸那样到处咬人,但是,带菌者仿佛是以另一种“丧尸”的形态诞生,病毒无臭无味,无孔不入,其潜伏性让我们不知道身边的人是否带菌者,所以分分钟钟会中招,无须要到被丧尸咬的情形发生,已经足以让人人自危。

 

丧尸戏剧中,一些幸存者团结起来,筑起城墙,保护家园,防止丧尸来袭之余,也对外来投靠者严加检验,避免引“狼入室。现实生活里,如果疫情失控,那么,上述的剧情可能在居家上演,即各住宅区的管理层必须自设藩篱,每天检验进出社区的人们,以免病毒被外人带入自己的区域施虐。所以,在问题还没有糟糕到这个地步前,我们希望政府的防范措施凑效,成功阻止病毒扩散,让大家尽快回复正常的生活。

 

且以医疗人员的留言:“因为你,我留守工作岗位;因为我,你留守在家”谨此奉劝大家,一起留守家园,打赢这场战争。

Sunday, March 15, 2020

阙上心头136之慕尤丁任相也许比敦马好


阙上心头136之慕尤丁任相也许比敦马好

不管此时各州议会正忙着变天,或者大家多么不看好慕尤丁的任期,无可否认的是,慕尤丁确实是我国第8任首相,也成功的组成了内阁。即使在518日国会召开,他可能面对被投不信任票的下场,但是在未来的这两个月,他必将利用首相的优势做好准备,不可能坐以待毙。

 

这里必须强调一点,希盟之所以倒台,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大多数票,而是他们各怀鬼胎,内斗不息,被在野的政党一攻即破。那么,说到内斗,权术,最在行的莫过于敦马,所以实力最弱的他才能够在希盟内获得全体的支持而任相。至于逼宫或交棒,在希盟暗里的交锋,肯定非常激烈,不是表面上的平和。一向强势的敦马,哪里可能认输,所以,在希盟里的博弈,始终由他占上风。

 

敦马常常挂在嘴里的,就是救国,把国家经济搞好来,在他眼中,除了他,没有人可以胜任,包括安华,所以,他不能退休。但是,再强势的敦马,也有落马的时刻。我们发现,如今他已经不再是首相,但是,大马的时间没有停顿,地球照样转动。原来,这个世界上没有说没有了什么人是不可以的。

 

比起来,土团主席慕尤丁,自从被巫统开除,跟随了敦马以后,就像是后者的影子一样,轮廓模糊。不过,严格来说,敦马当首相时,经济并没有好起来,反而在推行政策方面,非常种族主义,导致人民(华巫印)的猜忌之心更加尖锐,因此,如果说他这两年的政绩拿C+,那么,慕尤丁任相,纵有不如,或许也能拿个C吧。而且,敦马的相位是希盟捧出来的,本来这个相位是安华的,可安华“一点”都不着急,那么,迟迟不交棒,也构不成对希盟的“背叛”。慕尤丁如果待在希盟,相位肯定没有他的份,那么,转而寻求一班仓促组成的“国盟”支持,且获得元首认同,他的相位,和敦马当时的临危受命有些许殊途同归。

 

同样是弱势首相,同样是种族主义,但是,两者的行事方式完全不同。之一,敦马是唯我独尊的,行事上一点也不弱势,希盟遇到他,只有乖乖听话。反观慕尤丁,行事是小心谨慎的,听他的任相致辞,就可知他有自知之明。这样的弱势首相,可能对人民反而是件好事,因为支持他的诸侯虎视眈眈,如有行差踏错,必想取而代之。所谓得人心者得天下,他唯有向人民伸出橄榄枝,以政绩护身,不让身边各党有机可乘。

 

之二,两者在种族主义的行事也略有不同。敦马一直强调巫裔竞争力比不上其他种族,但是又不肯自强不息,恨铁不成钢,唯他还是以扶助弱者的理由来推行土著政策。这种先打脸后喂包的方法让马来人很不是味道。当希盟里行动党实力强大,而公正党又走马来西亚民族路线,反对党趁机散播土团党受行动党控制、行动党挟持首相决定的谣言,妖魔化后者,企图瓦解希盟,让后者有所顾忌,不敢像之前是反对党的时候大声反击。

 

如今慕尤丁的“国盟”聚马来政党(除了公正和诚信党)之大全,盟内几乎全是马来人,巫裔再也没有借口指责政府由华人控制,反而是未来如何继续推行土著优先政策之余,兼照顾其他族群利益,以“全民首相”身份听取他族的心声,安抚他族的不满和离心。这一点,慕尤丁肯定比敦马胜任许多。

 

接下来,慕尤丁引进马来专才拿督斯里扎夫鲁担任财长,消弭了马来人的不满。首相对新财长许以重任,扎夫鲁预料将其金融专业,在振兴经济中发挥作用。这不像前财长,既要管理国家财政,在外要对巫伊党的诬蔑辩解,在希盟内又要面对权力倾扎。新财长没有政治背景,无须向林财长那样借对拉大基金会开炮来对付马华,预料拉大拨款事件将很快落幕,而拉大校友会应该懂得适时退场,将拨款交回給拉大基金会负责,以免落个尾大不掉的后果。

 

林财长事后才发表的一些言论如延后PTPTN还款等,因为不在其位,言论成了马后炮,徒然让人笑话而已。新财长甚至可以研究人民如何不喜希盟的财政如收购/废除大道等。此外,新财长还可以深入探讨重新推出GST取代SST,将6%征税减成3%,成为与人民共度时艰的良政,以示听从民意,也为慕尤丁的内阁加分。

 
慕尤丁内阁的一个软肋是兼容包并,凡支持者皆有份分享。第一回组内阁,巫统主要领袖没有入阁,但是,人民依然担心法庭判决从此倒向国盟诸党。巫统涉贪领袖预料将向慕尤丁施压,希望撤销起诉,这才是是慕尤丁最应该担心的地方。如依照巫统的如意算盘去做,那么,首相致辞全为空谈;如果不依,只怕巫统会按捺不住搞“兵变”。权宜之计,除了引进希山慕丁和凯里入阁等来制衡巫统涉贪领袖,私底下或许将法律诉讼巧妙延长至下届大选(可能无需等三年才解散国会)再作打算,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Monday, March 9, 2020

阙上心头135之背叛


阙上心头135之背叛

2020年才过了两个月,个人觉得今年的年度字首选是个“叛”字,背叛的“叛”。不管是政治或者是人民,都有遭到“背叛”的感觉。希盟领袖敦马和安华,分别被党内的第二把交椅背叛,换来的代价是政府倒台,背叛者慕尤丁和阿兹敏获得元首的祝福,宣布成立新政府,前者拜相,后者有希望成为副首相。新首相宣布展延国会会议到518日,预料双方将积极收兵买马,5月再次交锋。慕尤丁这回控制了中央资源,预料在稳住所有支持他任相的政党以后,将运筹巩固他的政权,尽量去除“跛脚鸭”的危机。此外,他和敦马在土团党闹的双包领袖,也必须来个了断,在拉拢党员支持的时候,“背叛”和“被背叛”将一再发生,分裂在所难免。希盟变成了反对党,除了积极反攻之外,如今资源不再掌控在手中,党内必将面对敌对派的收买,议员跳槽,会员流失和退党,上演的是无数个可能的背叛戏码。

 

同样的,州政府也面对许多变天的可能。变天却没经过解散州议会,说得白一点,就是跳槽、背叛、政治青蛙啦。别跟青蛙讲道理,青蛙的天性就是“跳”,要追究的,是为什么选只青蛙来做议员。国阵执政时,由于挖角对己有利,所以反跳槽法令迟迟不肯通过;希盟在山穷水恶的环境中生存,应该深深感受到同僚受不住金钱和权力的诱惑,倒戈相向的痛苦;侥幸能够在509执政(其实是以大比数执政),当务之急,应该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草拟反跳槽法令,让各政党不敢造次,也杜绝骑墙派的奢望。但是,希盟执政以后,弱势政党如土团党者忙着“争取”其他党派的议员入党,壮大自己实力,而同盟却纵容姑息之(也希望跳槽者选上自己的党派吧),不加以驳斥,“共业”之罪,难逃其咎。

 

一切起于跳槽,也结束于跳槽。在这个国度,跳槽是选择明主,不叫“背叛”。敦马从一开始就希望将巫统的人马拉拢过来,以和希盟他党分庭抗礼。但是,他忘了他这次是个弱势首相,摆多了空城计,终有一天被人家一枪捣破。拉过来的人马,可以背叛之前的主人,这次一样能背叛他。

 

最后,轮到人民。感到最受伤害的,非华裔莫属。这次华裔铁了心,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将98%的票投给了希盟。509的胜利,还过不了两年,希盟就宣告倒台。华人也许很失望,恨铁不成钢,但是,两年的新政,也让我们看清一个先满口甜言,为执政连天也可以拉下来送给人民,执政后判若两人的政党。许多人选了他们后又觉得他们背叛了对人民的承诺,想要在5年后好好教训他们,原来,这政府脆弱得连两年也守不住。希盟别怪人家搞背叛,如果胜利是那么困难才得来的,何以不好好珍惜,小心翼翼的保政权,施政时如履薄冰,让敌人无法趁虚而入。

 

无视政治宣言的希盟,如今受到了教训。声称要承认统考,执政了却犹豫不决的人,如今统考变成送走他们的包袱。那些骂后门政府的人,不妨想想自己有机会走后门时,是不是背叛了冲口而出的正义。那些跳来跳去的背叛者,声声 “爱国”“救国”才不得已为之,记得说得特别大声,以便遮盖掉良心的跳动声。那些希望己党执政后就免掉法律诉讼,公然蔑视法律的人,必须有一批与之同为一丘之貉的法官、检察官和部长首相,一同背叛法律,背叛公信,背叛良知,才能逍遥法外。

 

看到了吧,这个国家里现时充满了背叛。背叛的人,即使能够有篡改历史、指鹿为马的本领,以后历史也将背叛他,把真相揭露出来。

Sunday, March 1, 2020

阙上心头134之政治百态,一朝尽露


阙上心头134之政治百态,一朝尽露
本来还想谈谈公积金股息,没想到上周六以来,发生了509后我国政治上最动荡的一周。政治如果没有动荡,政策就好像长长的一本经书,读来读去读不完,看了几页忘记前面说什么,一直需要政治评论家来提醒我们,政府做了什么,没做了什么。可是经历动荡是时候,可以说,局势分秒必争,这一分钟和下一分钟变化得太快了。例如,同一天内我们经历了首相辞职后有接受委任位过度首相,巫统伊党这一刻挺敦马,下一秒又想要绕过他举行闪电大选。扑朔迷离之下,谁是人谁是鬼还真难以分辨,只要紧跟每一个转折,直到尘埃落定。这就是政治,我所讨厌的政治!
 
也许,敦马的机关算尽,让人民感到惊悸,但是,作为一个弱势政党的领袖,表面上四周围都是拥戴他的人,暗地里却仿佛每个人都想置之于死,所以,老谋深算,是他生存之道。而敦马一生强势,要他示弱,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反击乃是必然。
 
这里不多讨论未来谁继任首相,因为随着各方政党纷纷表态,再加上元首选择向每个议员咨询三个关键性问题,预料答案很快将可以揭晓。股汇虽然受到影响,但是我国经济在去年年尾已经转弱,这次只是进一步小跌,如果政局很快可以平复,也许是去芜存菁,迎向更好的将来。
 
我想要讨论的是一些政党的反应,显示了人性的弱点,无所不在。首先,我们所唾弃的,是只看政治利益,忽视民声的巫统和伊党。这两党自从结盟以来,对希盟内部嫌隙见缝插针,唯恐天下不乱。本来嘛,执政党和在野党不和,各揭伤疤,是很平常的事,但是这两党却善于以种族和宗教煽动人民,牟取政治本钱,让希盟疲于奔命。国阵诸多领袖皆涉及贪污枉法案件,无不希望借新政府以换取免于审讯的条件,这是人民很不喜欢看到的事项;而伊党自从党内一些自由派离开后另组诚信党,似乎连“诚信”也离它而去。它一成不变的以宗教之权力为自重,强调唯有它才是回教徒的依归,贪污撒谎皆如果支持它,可以上苍意旨一以“盖”之,为了执政无所不用其极,和巫统各有所求,正好一拍即合。个人觉得,如果敦马和他们另组政府,一旦希盟瓦解,他们可以转个身就对付手无实权”的敦马,抢走敦马的江山。到时,还真是盗贼治国呢!
 
此外沙砂两州的执政党,无不拥兵自重,待价而沽。这些政党以利益为主,联盟的诚意非常薄弱,一旦有什么不确定因素,必将刹车,看清局势再谋下一步动作。由于他们和巫统伊党皆以利益为主,合作必然短暂,利益条件一不存在,决裂则不远矣。这当中,又以巫统诸君的利害关系最为迫切,所以在变天无法一气呵成之下,已经变脸,不再挺马,反要求闪电大选,狐狸尾巴露了出来。
 
至于希盟里边,最大的公正党两大党魁早已貌合神离,只差导火线而已。在安华一派动手砍阿兹敏大将祖莱达时,阿兹敏不可能坐以待弊,于是借“保马”之意策动兵变。而土团主席慕尤丁因为敦马的影响,向来遭希盟忽视,担心如果敦马退休,安华顺利接棒,土团党必将势弱,因此也可能为自己的江山另有打算。不过,老实讲,土团党除了敦马以外,其余的部长高官乃碌碌之辈,敦马不在的话,靠向谁也没什么好打算。所以,这次和阿兹敏一起,打算引起“清兵”,当个吴三桂郡王的如意算盘打不响,敦马如果参与谋略,那也罢了,若是不干敦马的事,敦马私下必也概叹其“蜀中确无大将”呀。
 
反观希盟三党(公正党、行动党和诚信党),自备战第十四届大选起,建立了许多共识,为了增加胜数,当中虽然加入了一个程咬金(土团党),但是,希盟宣言和成立一个新马来西亚的决心始终不变。509时共同推举敦马是权宜之计;敦马加盟之前,三党事实上是一致同意万一胜选,即推举安华为首相。而敦马任相期间,安华也显示了非凡的忍耐力,内里虽然不知是否如一,向外皆显示尊重敦马的意愿,好一个有情有义的演绎。“时穷节乃见”,如今元首要各议员决定选谁做首相,正好让他们本着原意,一抒当初结义的情怀目标。
 
最后,许多人民皆喊话宁可大选,也不要“后门政府”。从后门来抢当政府,是不是盗贼的行为?和盗贼讲道义,有意思吗?大家呼喝呀,遗憾呀,责骂呀,谴责个不亦乐乎。不过,政客才不理这些,找到后院的入门锁匙者,登堂入室个不亦乐乎。我们理性思考一下,发现原来许多人之所以拒绝“后门”,也许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进“后门”之道,所以才自鸣清高,声声不屑为之。如果真有机会找到了后门,还能够拒绝它的诱惑,这真的是子曰:“有所为,有所不为”!话说回来,“后门政府”和走后门,两者殊途同归,是否有轻重之分,是否都应该拒绝,是否利之所在,难以拒绝,只怕要问“后门东”才知晓。
 

Sunday, February 23, 2020

阙上心头133之但求心存正能量


阙上心头133之但求心存正能量
一场新冠肺炎COVID-19的蔓延,惹得人心惶惶不止,人性百(丑)态都露了出来。犹记得几年前韩国电影《尸速列车》上映,剧情聚焦在一辆开往釜山的高速列车,里面的乘客遭到不明丧尸袭击的过程。当人类处于无知的情况之下,出自于内心的惊慌恐惧,人人为求自保,甚至不惜做出损人利己的行为。剧情中的角色,无所谓好坏,大家都在挣扎求存。一些做出有违道德的行为时,让观众忍不住痛骂出口,也对一些挺身而出的平民英雄纷纷叫好,在他们壮烈牺牲的心痛掉泪。
 
其中最出色的坏角色莫过于自私自利的营运长容锡,为了自己生存甚至煽动车厢乘客不让从其他车厢逃生的乘客进来,以及在逃亡时将其他乘客当肉盾。说实在的,我们一边在谴责他时,一边也扪心自问,万一自己遇到这种情况时,会不会比他更自私呢?命只有一条,舍身就义,真的像吃花生那么容易吗?
 
COVID-19疫情已经胶着一个月,情况由农历新年至今,大家的惊慌失措慢慢变成理智思考。笔者在此,希望能够将一些情况由悲观转为积极,让大家一起发挥正能量,来对抗一场病毒之战。所谓正能量,我尝试列举一些情况,然后给大家两面思考,希望大家可以看清负面思考对改善环境毫无帮助,唯有“患难见真情”,大家互相鼓励,才能一起度过难关。
 
首先,新闻一直拿COVID-19SARS相比,COVID-19的扩散比SARS快,患者和死亡人数比SARS多,每天都在媒体看到统计数字,很多人感到害怕。正面的看法是,中国在疫情扩散后迅速行动,尽量控制它不致恶化。COVID-19的患者和死亡人数确实比SARS多,但是死亡率(2%)左右却比SARS10%)少,而且虽然目前还找不到疫苗,但经医疗人士隔离抢救,痊愈的人比死亡人数多很多。经过了高峰期的两个星期后,看到越来越多人痊愈,人心渐渐安定下来。
 
其次,许多新闻,真也好假也好,目的是在吸引我们的眼球,所以,不坏不讲,不坏不传。例如新加坡被传物资被抢购一空,放上商场空空如也的镜头,我们应当看官方宣布。新加坡官方宣布那是民众一时惊慌抢购,其实物资充足;被抢购一空的商场,在下午或次日重新将资源上架。
 
至于民众担心没有药医,但是知否伤风咳嗽也一样没又药医,全靠自己的抵抗力和意志力来克服病毒的袭击。因为无知,心中的恐惧形成一股压力,反倒是致命的最大武器。而且,身边的人们如果没有发挥守望相助的精神,对患者或避开,或驱赶,或声讨,才是对患者最大的伤害。将心比心,如果患者是自己的亲人,你可忍心置之不顾,任他自生自灭?
 
至于另一些传言如天谴、偏方等等,务必要以同理心来互相鼓励,一同谴责不负责任的邪说,那么,妖言不攻自破,不能惑众。保持积极和正能量,时间是最佳的治疗良药。当我们冷静下来,探索根源,无知将被知识所取代,一切困难将能迎刃而解。这场病疫,不是无药可解唯有等死那么糟糕,终会过去。
 
当然,COVID-19即使受到控制,对全球经济的破坏不可轻视,这要看政府如何推出振兴配套来帮助大家。天灾人祸,受害者总是无辜小民。大家在重新站起来的时候,也许可以反思,造成这场天灾或人祸的是什么原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们应该更珍惜人生,珍惜未来,珍惜地球。

Sunday, February 16, 2020

阙上心头132之经济成长令人担忧


阙上心头132之经济成长令人担忧

大马经济成长率创下10年新低,被第四季的3.6%成长率所拖累,2019全年成长只能达到4.3%,与市场预期的4.7-4.8%比起来,差距很大。国家银行更预测2020年的首季受到COVID-19的疫情冲击,成长可能遭到压抑。受到COVID-19疫情的影响,全球经济可能损失数以千亿之多,国内一些行业如中国旅游团导游,更是糟糕到2月开始收入等于零的情况,大家都着急的等待政府推出振兴配套。

 

新政府在经济转弱的情况下,对于振兴配套的反应似乎慢了半拍,只能说“最迟”在三月初推出,实际上是忙于政治权力斗争,无暇处理,还是对突如其来的紧急事故措手不及,不知道如何在捉襟见肘的财政内再挤出几滴钱来呢?

 

至于首相和财长,一个声称20204.8%经济成长率可以达标,一个则预测经济会越来越好,到达这是门面话还是痴人说梦,不懂情况之险峻,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我们这些小市民,对未来半年到一年可完全不乐观呐。不但如此,如果成长率远离“保四”,部长们还不紧张的话,那么,几年下来,新近推出的“2030共享繁荣”宏愿,很容易就成了另一个失败的2020宏愿。到时难道又来个20402050宏愿?

 

说到经济问题,官员很不了解,为何新政府执政了,声称不再有“盗贼”治国,但是外资还是不停的撤出,经济反而变得更弱?与其询问外资,不如问问本地人民,可能得到更好的答案。不过外资或人民,对于这个已经快两年的政府,人民大体上都有同样的要求。对于政府的期许,我们希望少一点搞政治、少一点U转政策、少一点乱说话的领袖;反过来,多一点拼经济、多一点务实干事、多一点听民声。

 

谈到领袖乱说话,当然免不了谈谈我们的首相敦马的发言。虽然他口口声声说一些发言是其个人意见,但是,难道他忘了自己一国领袖的身份?站在政治权力的最顶峰,纵然是个人意见,别人可不这么想。例如,刚刚他建议特朗普辞职,即使他说只是私人见解,但是,事实是这么吗?领袖哪有什么私人见解?话一旦出自他口,怎么可能风过无痕迹呢?

 

远的不说,就讲上回对印度的评论,也许原产业部长不觉得有问题,还对棕油价钱在末季回勇而沾沾自喜,不过,业者可不这么看。事实上,印度在去年9月之后,已经减少进口我国棕油了,只是政府一概采用“影响不大”的官方话语来掩饰。从数据来看,我国出口至印度的棕油,从20199月的31万吨;1022万吨;1114.2万吨到12月的13.8万吨,如果说不是受到首相9月谈话的影响,那未免过于巧合了。不但如此,20201月,出口印度的棕油量缩减至4.7万吨(20191月:32万吨),那是多么惊人呀!

 
或许有人说,政府已经亡羊补牢,说服巴基斯坦增加进口我国棕油,但是比较两国的棕油入口(2019年,印度:440万吨;巴基斯坦:116万吨),再加上今年中国(2019186万吨)因为COVID-19的缘故,自顾不暇,未必有能力增加大马的棕油入口。领袖一逞口舌之快,伤害了国家经济,真是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