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3, 2019

阙上心头097之成长股VS高股息投资


阙上心头097之成长股VS高股息投资
市场低迷不振,投资者多退场观望,这个时候,保持“现金为王”的态度,可保不失。之前我曾说过,以基本研究来投资股票分两种,一是以股息回酬为主,一是以资本回酬为主。资本回酬,讲的是业绩成长,带动股价跟着成长。可是,当前我国经济没什么方向,注重成长的股项也为之停摆。我们那时选中的股项是顶级手套(TOPGLOV),当时(20182月)买的100股,经过红股分拆,已经变成200股,平均价是4.50令吉,成本900令吉,所领的股项是:
20187 – 7仙(=7令吉/100股);20191 – 5仙(=10令吉/200股);下来20197月将获股息3.5仙(=7令吉/200股);平均年周息率约2%。虽然公司成长也备受挑战,不过,因为买入的成本低,年多下来没有亏损,反而获利(目前股价约5令吉)约13%
至于之前为了防御市场所买的高股息股,下场反而不同。当时我买入莫实得种植(BPLANT100股(每股1.67令吉),成本167令吉;之后20183约获得股项4仙(=4令吉/100股)。公司在20184月进行52红股,我的股票数额变成140股。这之后,公司又在20186月、9月和12月各自派了2.5仙、2.5仙和2仙的股息(=9.8令吉/140股);2018年周息率是8.3%。今年6月只派了1仙股息(=1.4令吉/140股),业绩衰退,股息大减,高股息无以为继。再看其股价,至今已经滑落至73仙,至今(连股息)回酬是负30%。看来高股息不是价值的保证,公司业绩下滑,股价跟着滑落。不过,最重要的是公司不能维持高股息,股价也因此不能长期维持在同样的水平。如果我们推算回去,以目前约70仙的股价,8%周息率约是5.6仙股息,这是今年股息初探,如果业绩再逊退,那么股息很可能少于5仙。
综合上述两个投资,一个以成长为主,一个以防守为主,结果防守型的股票反而失利,而成长型的股票则不过不失。不过,我们选的股票以长期为主,没有打算在短期赢或输就套利/止损,因此可以继续观察,继续检讨,做为股市价值投资的一个好教材。
关于高股息,我们得到一个结论/教训:如果公司业绩不行,那么就算管理层继续派高股息,我们得研究它是否在耗费之前累积下来的盈利。如果股市无法增加未来的盈利,那么,派高息有点像吃老米,总有一天会吃完的。相对的,其股价会跟着累积盈利和未来股息的减少跟着调整,除非公司资本雄厚,派上十年八年都没有问题,不然投资者会面对收到股息却输掉股价的窘态。当然,如果公司的本质是稳扎稳打,那么我们还可以希望坚守岗位,等其业务好转后股价和股息跟着反弹;不然,也许要考虑换股票了。

Sunday, June 16, 2019

阙上心头096之无所不在的交易所


阙上心头096之无所不在的交易所
大马交易所推介号称东盟首个中央存票户头(CDS)的手机应用程式,名叫“Bursa Anywhere”(暂译为“交易所无所不在”),希望能够吸引更多散户进入股市。这是交易所继“全民拥股”之后的另一个重点活动。大马交易所总执行长莫哈末乌马指出,目前,机构投资者和散户的比例为7525;他希望这个比例在未来的长期里可以成为7030
在运用程式说明里,它初期有五大功能:
- 整合所有CDS户头;
- 投资组合按市值排列;
- 自助更新CDS资料;
- 发送投资组合的最新企业宣布;
- 过去12个月的电子月结单;
未来它将陆续推出更多功能。
虽然大马交易所夸口说这是东盟第一,但是投资者和股票经纪似乎不大卖账,我一名股票经纪就冷嘲说这程式最少比股票行落后了5年,所有的股票行早都有手机应用程式来让客户管理其投资组合,以及下单买卖,为什么交易所要迟至今天才推出呢?
为了更贴切了解“交易所无所不在”的功能,我特地下载并登记了这个应用程式。完成登陆以后,我确实对自己几个还活跃的股票户头一目了然。至于市值嘛,自己身家不彰,每次登陆都必须看到的话,似乎只能苦笑。那么,在一个运用程式看清所有投资组合对一名散户有什么帮助?一般人可能没有吧,恰巧我是一名喜欢出席股东大会的小散户,这个功能对我有些帮助。往后,当我想要出席股东大会,却又不记得自己有没有那只股票,使用这个应用程式,我不必登陆一个个不同股票行的CDS户头,核实自己的股票。除了这个,不晓得其他读者还有什么高见?
话虽如此,这个应用程式使用的股票顺序是根据股票编号来排列,而不是一般股票行的根据字母来排列,这对习惯记名字而没有熟记股票编号的我查起来有点困难,同时它也没有搜寻(SEARCH)功能,即不能打股票名字(或编号“来查询组合里是否有这个股票)。一些散户只持有几只股,当然认为没这个必要,不过一些(有收藏怪癖)的投资者,收藏公司的数目可能有几百家,少了这个搜寻功能,确实相当麻烦累赘。
说真的,我不晓得“交易所无所不在”到底如何可以增加散户比例,两者的联系到底何在。如果要促进散户对股票投资的参与,个人觉得最重要的是对股票投资教育的推广,简便廉宜的交易,引进基本价值扎实的上市公司,以及严打不法分子的捣乱。说穿了,不外是增长散户知识,减低散户费用,提高散户回酬,以及增加散户信心。初步感受,这个应用的效果似乎不是这样,希望假以时日,它能改进得更好。

Sunday, June 9, 2019

阙上心头095之莱纳斯和社会正义


阙上心头095之莱纳斯和社会正义
首相敦马亲自表示,大马将允许澳洲稀土生产商莱纳斯在彭亨州格宾的稀土厂继续营运,这个U转太大了,让许多支持希盟的人民再次震惊和失望。原本这只是几个不同立场的部长的口水战,升级到首相开声,一些摇摆不定的议员因此找到了下台阶,而我们也要看看做为专才治国,所谓“后起之秀”的能源、科技、科学、气候变化和环境部长杨美盈如何不惧顶头上司的力压,秉公处理她手头上这件第一大案,是否因莱纳斯无法履行当初的承诺而坚持吊销其执照,抑或满意莱纳斯的解释而转为说服人民!
不过,个人觉得,首相所持的理由,即不想失去澳洲的大笔投资,确实不是很好的理由。这和我上周讲的,在资本主义的牵制下,道德和是非可以撇在一旁,不谋而合。可怕的是,连执政者都可以有这种想法,国阵如是,希盟也如是,这个国家的前途,可想而知。如果钱可以收买到政府,那么莱纳斯根本不必在海外设立稀土厂,在自己国土不是更方便吗?如果上面那个理由是由前首相纳吉提出的话,那么行动党诸君和“反毒义士”黄德还不马上跳出来大骂政府可因为钱途而断送人民的健康吗?至今为止,由反对党成为执政党,依然还站稳立场,面对同僚纷纷“变节”的议员,屈指可数,人民也心里有数。
让我们来谈谈莱纳斯对大马的“巨大投资”。首先,工业发展局在2007年批准莱纳斯在大马设厂,还給予先驱地位,即莱纳斯可享有12年的免税优惠。如果从工厂在2012年落成及营运,那么,莱纳斯的优惠可至2024年,之后有可能因某些“先进”的研究获得延长。技术上来说,大马并没有因获得莱纳斯的外国投资而取得丰厚的税收。
那么,想必大马可以从别的地方取得税收损失的补偿。根据莱纳斯总执行长的声明,莱纳斯在大马至今投资了27亿令吉,未来每年将花费3亿令吉在资本开销,我们对比2018年大马政府批准的外国直接投资(FDI805亿令吉,这数目还不到0.5%,何来大投资之言?或许我读错了吧,希望政府可以做出进一步的解释。
再者,莱纳斯刚刚宣布的5亿澳元(15亿令吉)庞大扩充计划,主要是在其本土设立加工厂,事先在稀土原料提取放射性物质,以让原料运来大马提炼加工时更符合大马的安全守则,这笔钱并不是投资在大马工厂,大家别误会了。至于在莱纳斯工作的600名员工,据说薪水是同一级的其他工厂员工的三倍,堪说是为了五斗米折腰;我们不想断人坎烟,但是,这应该也不能叫做大笔投资吧?也许敦马所提的是其他外资将因此裹足不前,但是,比起来,希盟在朝时的反对稀土厂,以及之后甚至可以说工厂地下水完全没有重金属污染,“没有证据”证明莱纳斯违规,行动反复无常,但是和国阵同一个调调,不是也让外资一样心寒?
这让我们想起80年代在霹雳州红泥山的亚洲稀土案件,人民也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审讯,才从“没有证据”到“证据确鑿”,获得胜利。看回之前我们执政党诸君在几年前的绿色盛会声援反莱纳斯的照片,如今选择“静静”,感触良多。我们希望杨美盈能够坚持到底,要求莱纳斯必须处理45万吨的废料,否则将取消营运执照,即使这次她将扛上的,不是“飞车”部长,而是大马一哥:首相。

Sunday, June 2, 2019

阙上心头094之教育的重要性


阙上心头094之教育的重要性

从大学预科班谈到后门上市,再谈到利用一些捷径成为上市公司的老板,这个社会,带出了资本主义至上的无奈。坦白来说,所有通过捷径达到的成功,大都无以为继。而且,一个控制得不好,可能带来无穷后患。怎么说呢?如果大学预科班为实力不强的学生开了后门,那么他们进了大学,是不是肯定可以获得一纸文凭?大学教授是不是面对“一定”要让他们毕业的压力?如果是,那么,将来他们没有该学士的实力,在社会上是否难以找到工作?而做为培育他们的教授和大学,声名是否也因此受损?如果不是一定可以毕业,那么,我怀疑4万个学生中有多少位可以成功毕业?不管是或不是,这种宁滥毋缺以及拔苗助长行为几乎肯定为将来一连串的社会问题种下恶因伏笔。

这和后门上市或捷径上市是殊途同归的。聪明的银行顾问想尽办法绕过严格的监管和法令,务必要获得一个上市的座位。但是,如果先天不良或者后天不足,利用创意会计手法侥幸过关,之后一样带来后患。自己遭遇问题不要紧,糟糕的是祸及无辜的小股东,亏了大家的血汗钱。

可是,我们观察散户对股市的看法,似乎也不是非常正确。很多散户还是认为股市是个大赌场,所有上市的公司“都”是要来坑人,老板上市都是要套利,或者让小股东“接盘”。这种想法非常不健康,但是从散户屡屡受骗的情形,却又不是全无道理。我们不禁要问,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为了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也向许多能在股市赚钱的前辈(或者后辈,学无先后,达者为先呀)讨教。个人觉得,那是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我们读书受教育,除了学习一技之长,在将来可以出人头地,还有一样的不可或缺的,就是学习道德伦常,做人的道理。当功利越倡行,礼义廉耻越沦丧,这个社会,笑贫不笑娼的情况越来越严重,许多社会价值都被扭曲了。所以,会出现政府毫无廉耻的大开后门,甚至认为关掉后门是自杀行为,这种颠倒是非的作法;所以,也出现了借贷PTPTN无力偿还,却不觉得羞耻,反而希望政府豁免偿还的想法。一些人觉得拐杖文化不是病态,一些人觉得特权是理所当然;而政府没有大智慧解决这些问题,所谓的社会共荣,再过三百年也只是空谈而已。

同样的,学校没有教导我们如何投资理财,没有一个规范之故,这领域出现许多学说门派,百花齐放,却不晓得哪个是放诸四海皆准。在急功近利和金钱挂帅的推波助澜之下,许多投资者不相信深耕致富,反而沉迷于短线赌博。

所以,我觉得别埋怨这个社会太冷酷,自己应该先培养良好品德,分清是非黑白,才不会被金钱牵着鼻子走。也许许多人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但是,将心比心,这些所谓的聪明人,在教导自己的孩子后辈是,是教导他们不顾一切的追逐名利,还是厚德载物呢?传统的一句老话,老爸当贼是逼不得已,但是,没有一个贼阿爸愿意自己的孩子也当贼,是为此故。

Sunday, May 26, 2019

阙上心头093之捷径上市


阙上心头093之捷径上市
上期说到在大马股市,后门上市往往变得比正式新股上市还困难,其中一个原因是证券委员会为了保护小股东,不想随便“开后门”,因此加紧了后门上市的监管和条件。所以,这个方法渐渐被遗弃。不过,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聪明的投资顾问,想出了一条终南捷径。
一些想要拥有上市地位,不过无论是新股上市或后门上市,它都无法符合条规要求,于是,投资顾问教它们用上了“偏门”,或者是翻墙入宅,从而成为上市公司的主人。一般上,它们选上了一些亏损累累,或者目前的业务没什么前景的公司。这些公司虽然表现乏味,但是要沦落到陷困(如PN17公司),又嫌太早。说得难听一点,这些公司,小股东早已遗忘了,甚至是大股东也在考虑要不要放弃经营下去。
选好了以后,他们开始接触公司的大股东,希望以一个价钱买下公司的显著股权,而这股权,不一定要触动强制性收购(33%)的条规。买卖的方式,可以用现金进行,也可以用注入自己的资产或业务,换取现金/股票选择权。通常以现金方式进行的话,当新的大股东控制了局面,接下来他可以进行多元化业务提案,同时宣布附加股或私下配股,壮大公司的局面,也巩固自己的实力。
至于注入资产或业务呢,通常是以现金配合(上市公司)股票来收购,有点类似后门上市,但是条规比后门上市疏松多了,只要召开股东特大,将提案通过就可以了。一般上这类收购往往附有盈利保证的条件,同时当业务带来的营收比现有业务还大时,公司将顺便建议修改业务方向,最后甚至把名字也改掉,以更贴切反映公司的新业务新形象。严格来说,笔者很不明白,何以后门上市的条规这么严格,但是这种引进新业务的方式性质是一样的。但是条件却又太简单,简单到小股东全无还手之力。
这当中,采用这种方式的,我们最常见到的公司是产业公司。这大概是产业公司的估值建议和盈利担保是最容易拟就的,但是,当产业公司去到上市或后门上市,账目和估值却在最难达致要求的。使用这类方法转型的公司,则以制造业居多,不根据时间次序,信手拈来,笔者有印象的包括文君集团(BKOON,前为汽车零件制造业)转为振兴产业(CHGP;达加富资源(TAKASO,前为避孕套制造业)转为OCR公司;或者没有改名的如永大集团(YONGTAI,前为成衣制造业,现在是产业股);艾德科技(ACOSTEC,前为扬声器制造业)等,大跌小小不下数十家。一点值得证监会注意的是,转型以后,公司业绩不是一飞冲天,很多反而是继续低迷,小股东继续怨气冲天。
无论如何,这个方法既无须进行全面收购,又无须很严厉的条规,只要新大股东成功控制了上市公司的主导权(20%也好,30%也好,只要没有另一个强有力的大股东前来挑战);之后换掉管理层,再接下来注入资产/业务也好,发行附加股或私下配股也好,就已经完成一家上市公司的移形换位,比两个前门后门上市容易得多。有人问,如果遇到其他对手前来挑战,怎么办呢?那可简单,出价低者,根本动摇不到大小股东;出价高者,这名大股东可以把手上股权沽清,先赚一笔钱,再寻找另一个狩猎的对象。

Sunday, May 19, 2019

阙上心头092之后门上市


阙上心头092之后门上市

上期说到前门后门,一般上前门多是指比较光明正大,凭真本事来达到目的。在股市里也一样,一家公司业绩有成,想要上市,最直接的就是通过新股上市(IPO)的方式,发行股票让公众投资。只要符合上市要求和条规,那么,公司就可以登上龙门,在股票交易所交易。这句话说来简单,做来可不容易。和任何计划书一样,新股上市也是有它的计划书,必须按图索骥,一步步的进行,才上市有望。从聘请投资顾问到正式上市,时间大概是12-24个月,个中除了必须达到盈利要求,还要符合各种上市标准,当然,费用是少不了的。一个上市计划,花费从2百万到几千万令吉,并不让人意外。刚刚在马交易所上市的龙合国际,发行新股(2.5亿股)募资2.75亿令吉,上市开销高达3431万令吉(约12.5%,这不包括大股东配售的6.875亿股)。

大马千千万万家公司,至今也只有大约1千家上市,可见上市过程的艰辛困难。既然如此,难免有人问,有没有后门走呢?答案无须置疑,当然有。既然有前门,当然有后门。所谓后门上市,就是一种绕过新股上市的方法,来完成上市。当中,打算上市的公司,通常选中一家已经上市,但是市值比起来相对的小的公司,通过股票交换的方式,把公司业务合资产注入该上市公司,完成上市的过程。由于这家还未上市的公司,资产或业务比上市的公司大很多,通常上市公司必须发行更多股票来完成收购,以致这家上市公司前股东的股权被冲淡致很少,所以,我们也把它叫做“倒置收购(Reverse Take Over, RTO)。完成倒置收购以后,未上市公司的股东将一跃而成公司大股东,也接任管理层合董事部,之后这家上市公司通常会改名以更贴切反映新公司的业务和股权。

那么,公司进行倒置收购或后门上市,主要是为了略过新股上市的繁文缛节,同时可能把上市时间缩短。倒置上市和全面收购的计划差不多,只不过全面收购一般上完成后,公司会进行除牌下市的步骤,而倒置收购,却是让现有的股东,在面临股权大举冲淡后,还可以保留上市公司地位的一个办法。因此,有些公司在脱售资产之后,将上市地位转让给别的公司,也是倒置收购的一种。

最后,还有一种情形的公司受困,邀得白武士相救,这个白武士也有可能通过倒置收购的方式来把资产或业务注入陷困的公司,帮它重回正轨,避开除牌。同样的,陷困公司的股东虽然损失惨重,至少还可以继续上市,剩余一点股份,总比重组失败,清盘下市来得好。记得有家公司名叫亚洲资源(ASIAEP),就是在濒临倒闭之际,寻到GFM服务进行倒置收购。后者在20171月后门上市成功,目前已在大马交易所上市。而亚洲资源在201股票整合,再以2.3股换1GFM服务后,前股东损失惨重,算是比全军覆没好一点点。

不过,近年来证监委员会为了避免后门上市遭到滥用,更加严谨把关,导致它有时比新股上市还难,比如GFM服务,大约用了4年的时间来完成。因此,它慢慢的不太流行了,因为聪明的投资顾问,提供了更快更直接的方法来上市走偏门。我们下期看看何谓偏门。

Saturday, May 11, 2019

阙上心头091之公立大学的后门


阙上心头091之公立大学的后门
希盟执政一周年,大家都忙不迭的給我们是新政府评分。和一年前改朝换代的那种兴奋,我们的新政府入学了一年,考试成绩差强人意,介于40-60分之间。如果这是教育,那么,我们尊贵的议员们似乎欠缺了考高分的决心和觉醒,难道他们不怕送他们就读政治大学的老板--人民心生不满,在下个选举“开除”他们?或许他们觉得前朝国阵的得分比他们更差,所以无所畏惧?我们希望人民精英治国,比的是谁做得更好,而非因为对手更差而上位。而人民精英,讲的是为人民服务,治国拿A的精英,不是在学历上全部考A的精英。所以,没有真学历的议员们,不必忙着印假文凭;有真材实料的大学专科生议员,还须证明学以致用,在施政上发挥利民的功用,才叫实至名归。
话说回来,大家评分之余,我们还注意到敦马周内对大学预科班做了一些解释,大有一言惊醒梦中人之意。原来,以前预科班的设立,是开启了土著进入本地政府大学的后门。他说,考虑到当时马来人很少考取高等教育文凭,因而进不了大学,所以政府准备了一扇“后门”,完完全全为马来人准备的后门。
他慨叹的说,这纯粹只是“他们”没有考得很好….。可是,当预科班开放給非马来人以后,却出现了开放席位不够的不满和批评,这让帮助马来人进入大学就读的管道失去了功效,因为华人和印度人也学会走后门了。我们听了觉得有些疑问:为什么要开后门,是另一根拐杖吗?到底拐杖要提供多久?没有说明,也没人敢问。如有前门可以走的话,需不需要走后门?
说起这个“后门”的文化,确实博大精深,我们原本以为那是始于行动党的刘镇东讥笑前朝副教育部长张盛闻走后门就任,结果因果报应,刘氏在509大选失利,搞到自己也要走后门来被委任上议员和副国防部长,将后门发扬光大;却不知早在70年代,敦马已经知道前门不易,唯有走后门的无可奈何,不得不尔。
可惜,敦马去了一趟中国,没来得及給内阁上个课,讲解前门和后门的历史,以及所需经济成本,所以内阁在不知就里之下,不理前门,一致议决,下重本把后门加大加宽,不理前门的名正言顺,金碧辉煌。
那么,回问中六会考班诸君,既然前门经敦马一解释,原来是有如鱼跃龙门的那种艰难度,为什么大家还觊觎低了一截的后门呢?也许,刘镇东可以給予更精湛的解释;不过,许多知情人士说,大学的后门不只是低门槛那么简单,其中还包括了免费教育和津贴呢。反观前门挤破头进入公立大学的中六生,必须自己支付所有大学费用。不管是华巫印,都有穷人,可以省,一定要省。最重要的,还是毕业后,就业社会不会追问他是从大学的前门还是后门进来。
所以,预科班这根变了形的拐杖,不管是面子、平等、还是钱包,在功利社会的驱动下,大家还是要争取更多位置,却不是逐步废除这个拉低大专水平的怪胎。